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改编版
都市情感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一)
  林若溪与杨晨新婚当晚因愤怒杨晨连夜回到中海。
  第二日早上李建河打算在中海建造一个宝马文化博览馆,有些关于展厅和内容的合作来找林若溪商谈。
  可再次看到林若溪时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非常强大的邪念。
  林若溪还在为昨夜的事感到委屈站在窗前双眼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连李建河进来都没有发现。
  看着林若溪那美丽的背影,李建河已经眼中迸发出了灼热的炽光。
  他缓缓的靠近心里好像有一千个魔鬼都在心里想一句话占有她,不知何时李建河已经站在了林若溪身后呼吸粗重。
  林若溪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自己背后猛一回头,看见李建河双目赤红用充满淫秽的眼睛看着自己。
  刚要开口大叫但连声音还未曾发出,李建河猛地抱住自己亲吻起来。
  李建河的舌头卷起林若溪的香舌猛烈的吸允起来,林若溪竟然一时呆住了任由李建河吸允自己的香舌。
  直到抱着自己的手移动的自己的臀部猛烈揉搓,林若溪才反应过来猛烈的挣扎起来。
  「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你叫吧让所有人都知道,看杨辰还要不要你。」
  林若溪红红的眼眶里,满是惊慌和失措。
  「李……李建河,你……你不要乱来……」
  「乱来?」李建河咧嘴笑道,「我就乱来了,你能怎么样?」
  「你不是那样的人,你不是……」林若溪哀求道:「你不要做这么恐怖的事好不好,你不能那么对我……」
  林若溪分明感受到,李建河的双腿中间,一雄壮的坚硬,已经抵触在了自己大大腿之间。
  那种滚烫的炽热,就算隔着裤裙,也能深深体会到其中蕴含的力量。
  这种男性的疯狂荷尔蒙,让林若溪既羞涩又畏惧。
  李建河哪管这么多,火烫的嘴唇开始在女人的额间,脸颊,和耳边亲吻,时不时的,唇舌会与林若溪的红唇交错而过。
  这种细腻的逗弄,让林若溪格外的娇喘吁吁,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唔……不要……李建河你别这样……呜呜……」
  「你可真香……」
  李建河好似呓语着,身下女人的芬芳,与积压太久后爆发出来的贪婪与爱火,让他无法自拔。
  将女人禁锢在自己身下后,一双手开始从林若溪的腰间,兵分两路地沿着腰身曲线,一手往上攀上一座高峰,而另一手则滑落到了女人的美臀上。
  深领的制服西装方便了李建河的手探入那片雪肤,轻松地解开一颗胸前的纽扣后,光洁的衬衣被扯开。
  李建河的手很轻易地抓到了一团饱满与柔腻,那种丝丝润滑的触感,就像是入手无物,偏偏又那么充实。
  当碰触到一粒小小的相思豆的瞬间,能紧凑地感觉到,身下的女体不断地激颤起来。
  林若溪异常的敏感,让她不自觉地从喉间散发出挑逗异常的轻吟,那种入骨深邃的悸动女声,足以叫任何男人癫狂迷乱!
  李建河眼里的火焰更盛,似同要将身下的女人彻底吞噬一般!
  林若溪感受到神经的律动,男人对自己的不断攻陷,让她虚弱地放弃了抵抗。
  在渐渐的迷离中,林若溪的眼角滑落了两行清泪,但她自己并没所觉察,因为所有的精力,都已经被敏感的特殊感受所吸引去。
  林若溪有些羞耻地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之间,竟然有一丝丝的清凉开始涓涓蔓延。
  这个粗鲁和让自己委屈的男人,竟然让自己这么不争气地还本能地进行了配合……
  林若溪懊恼着,可更多的,却是产生了妥协的心态。
  都怪杨辰在外面搞女人,罢了,我就给了这个男人给杨辰带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林若溪的大脑已经无法继续思考下去,因为李建河的一只作祟的右手,已经将她的短裙褪到了膝盖以下……
  身下顿时空荡荡的,两条裹着丝袜丰腴却不多半分的浑圆美腿,交缠着摩挲。
  「唔……」
  两人继续热吻着,李建河已经咬住了女人的丁香小舌,不断地吮着甘甜的汁液……
  与此同时,李建河的一只手,很是霸道地挤开了两腿的缝隙。
  当沿着大腿内侧的粉嫩,碰触到大片已经湿润的区域,李建河的手更加荒唐地揉捏起来。
  林若溪只感觉一阵热血疯狂地涌过自己的面颊,那种私密到极点的部位,被男人不断地逗弄,娇躯颤栗的频率越发迅速。
  而紧跟着来的,是更多的泛滥春水。
  林若溪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不受控制,娇羞屈辱到极点的她,已经在湿吻中带着丝丝哭泣声。
  李建河终于松开了口舌,咧嘴邪笑,「真是没想到,林大总裁竟然敏感到这种地步……你下面都快成瀑布了……」
  「嘤……」
  林若溪别过头去,紧咬薄唇,弯弯长长的眼睫毛颤颤的,不敢去听,更不敢看着男人。
  李建河在女人火热的脸蛋上用力吸了口,只感觉弹性十足。
  李建河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将胸前的衬衣扯得开开的,黑色薄片蕾丝边,半透明的性感深形胸衣,也被直接扯下。
  一对一直被束缚着的白雪美玉,鼓鼓地晃动着,刺目的白皙,让李建河深深迷醉。
  或许是因为穿着与职位的原因,女人把自己的丰满藏得极为隐蔽,不是如此近距离直观地感受,绝对不会受到这样的强烈冲击。
  李建河的一只手轻轻覆盖上去,却无法整个把握住。
  不由的,李建河在轻微拨弄那红豆后,又将脸深深埋入,用力地吸了一口充满着馥郁女人香的滋味,而那拥挤的柔软,叫李建河的脸肉都被刺激地忍不住摩挲起来。
  林若溪娇喘着,已经浑身软如一滩柔水,满身的红粉色,一对眸子里好似荡漾起了阵阵波纹。
  之前所有的冷厉与愤怒,都在男人不断地调动下,化作风情万种的撩人媚态。
  或许内心对杨辰的恨意和报复,让她终究无法抗拒这样的亲密接触,林若溪毫无意识地开始沦陷了一切。
  李建河在那胸前的美景中徘徊许久后,终于将女人下面那条肉色丝袜撕开已经彻底湿掉的小内给扯下。
  瘫软的林若溪根本无力去配合,任由男人将自己修长粉嫩的大腿分开后,一条破碎的内裤落到了红色高跟鞋上挂着,却是没法去顾及。
  转眼间,女人的上身只披着松散的外套和衬衣,下身则是空落落的,一切的桃源美景,淅淅沥沥的水渍,都一目了然。
  李建河将自己身下的束缚解开后,让那已经难以控制尺寸,暴怒中的长枪释放了出来!
  扶着林若溪的纤美腰肢,李建河整个人扑在了女人身上。
  林若溪的脊背紧贴着宽敞的办公桌面,身下的冰凉,和身上男人的火烫,叫她越发感受到了刺激。
  空气中,弥漫了两人身上各自的荷尔蒙和充满放纵的味道。
  李建河的肉棒,开始在林若溪双腿间的红润磨蹭,柔滑的液体,让林若溪更加贴近地感受到了男人恐怖的尺寸……
  林若溪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迷离的水眸里,有了一丝恐惧。
  女人用糯糯的,带着丝哀求的口吻,呢喃道:「李……建河……温柔点……」
  李建河粗重的呼吸着,身下丽人的完美娇躯,已经让他快要狂乱,若不是为了酝酿那一瞬间的情绪,早就已经肆虐起来。
  听到女人终于开始软语求饶,李建河却是压根没有要温柔的意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说了,你会成为我的女人……」
  不等林若溪反应过来,李建河的腰身猛然冲顶!
  当一条火龙钻入了早已经蜜水充盈的狭窄小道,所带起来的激荡灵魂的颤栗,直通两人的天灵!
  「噢……」
  「嘤!!」
  李建河享受到极点的一声喟叹声,与林若溪因为撕裂般的痛楚发出的压抑低吟声,几乎同时响起。
  当李建河的整个分身没入了女人体内,林若溪眼角的泪水越发肆意地流了出来。
  一种被贯穿似的奇怪感受,让林若溪即疼痛,又产生一种强烈的到极点的充实感……
  而将女人紧紧勒着,冲入了底部的李建河,则是无限满足。
  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释放,更是一直以来心灵上的满足。
  不管起因如何,不管过程如何,至少,自己终于跟身下的女人,结合在了一起!
  林若溪毕竟已经一年多没有过两性的接触,这么突然地就激烈地深入,甬道里哪怕滑润,也显得紧致无比。
  「喔……」
  林若溪娇躯颤抖,轻咬银牙,娇哼呻吟了一声:「啊……好大啊……好深啊……」
  李建河把粗大火热的阴茎缓缓插入她的幽谷甬道,林若溪从粗大火热的阴茎插入之初,开始「哦……哦……」
  地张口倒吸气,到整条粗大火热的阴茎插入后才吐出大气,迷人、淫荡的表情,险些令李建河把持不住。
  深吸口气,咬着牙一插到底后,李建河抵着子宫口磨着,被一些特殊的蠕动所包裹着,他龟头如有小虫乱窜,麻痒舒畅,等敏感度过后,李建河才慢慢抽插着粗大火热的阴茎,林若溪也晃着粉嫩的臀部,上下挺动迎合他的抽插。
  「大色狼,你欺负若溪…啊!」
  林若溪嘶声不断,虽非大声浪叫,但媚态十足,突然李建河又感觉幽谷甬道在紧收,一阵颤栗和快速套动,她又泄出春水。
  李建河开始不抽动,再磨着她的子宫口,几分钟后,林若溪终于「啊……」
  地一声猛吐冷气,顶着李建河、两手紧勒他的腰部,性高潮令她花开花谢,连续泄身。
  他略微停顿之后,再挺动年轻健壮,粗大火热的阴茎狠狠地沖击着美艳诱人的林若溪的幽谷甬道,丝毫不留余地大力抽插猛烈撞击。
  由于毕竟是在办公室,所以李建河今次的性交要速战速决,抽插得特别的猛烈,每次的沖撞都会让龟头插到林若溪的花心,乳白色的春水随着他的抽插,「噗哧……噗哧……」
  的被从林若溪的幽谷甬道内挤出来,溅得她的萋萋芳草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斑点。
  「啊……啊……哟……建河……我被你干死了啊……啊……啊……」
  林若溪丁字内裤掩映的丰腴滚圆的粉臀高高的翘起来,任由李建河粗大火热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沖击,两团不住摇摆的香滑玉乳也随着她胴体的抖动幌起来,但她没有感到任何痛苦,性欲带来的快感不断的袭击着林若溪脆弱的神经,性高潮接踵而至,春水泻得全身都是。
  美艳诱人的林若溪今天再度了解了性爱的魔力,她的粉臀这时已经不停地配合他的沖击前后上下摆动着,和粗大火热的阴茎激烈地撞击吻合又分开。
  「啊……哎哟……人家受不了啦……好人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哎哟……」
  林若溪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她的鼻息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粗重,「唔……建河……把你的种子射进我的子宫深处吧……给杨辰生个野种」
  林若溪的蜜穴在李建河粗大火热的阴茎的抽动和磨蹭过程中,幽谷甬道壁上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性爽快,他用双手搂住她的美臀,拚命地往自己的下体施压,而林若溪自己也尽量将丰腴滚圆的美臀向上迎合,希望下身的抽送能够加剧。
  「啪啪啪……」
  李建河的抽送撞击加上林若溪爆发出的春水声真的淫靡地令人觉得难以忍受,体态成熟诱人犯罪的林若溪终于又尝到了销魂蚀骨的鱼水之欢,禁不住沟壑幽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好美……啊……我又要死了啊……」
  「好若溪……我要干死你……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李建河玩得性起,干脆把林若溪美艳高贵的胴体抱起放在自己身上,看着被自己粗大火热的阴茎鞭打得娇啼婉转、抵死逢迎的绝色美女,正任由他羞花折蕊、大块朵颐,身心充满着无比的征服快感,让他更起劲地沖刺着。
  既痛苦又舒畅的美妙快感让娇媚的林若溪檀口不住的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求求你轻点……啊……你的怎么这么……大……大……喔……」
  李建河瞧着平日里英姿飒爽的林若溪被挑起情欲后,竟然变得这般的骚浪,他粗大火热的阴茎更是全力地抽插着,百年不遇的花园十分的紧窄湿润还像无数的小手在抚摸,每一下抽插都把他热气腾腾的大肉棒夹磨得十分舒服,加上那一声声的呻吟、一声声的求饶,更加使李建河无比兴奋。
  李建河大约抽送了一百几十下,两人都已经是汗水淋漓,他轻轻放下意识迷蒙的林若溪,只抬起她一条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腿,再挥动他粗大火热的阴茎狠狠抽动,不费吹灰之力就已经抵达她的花心了。
  「噗滋……噗滋……噗滋……」
  动情的林若溪又再度释放大量的蜜汁春水,使得两人的交合处再度发出剧烈奔腾的声音。
  「啊啊……不,不行了……」
  她上下摇摆着头忍不住地大叫,「哦……我要死了啊……嗯……啊……」
  「好若溪……快点叫我老公……」
  李建河被林若溪的娇艳妩媚冶淫的神态迷住了,他一手紧握着她的细腰,另一手抬高她的一条美腿,然后主动将臀部向上挺。
  「啊……好老公……」
  原本已娇喘不已的林若溪又再度情欲沸腾,「喔……好舒服……」
  李建河卖命似的挺动粗大火热的阴茎,每一次抽动都深深地剌入林若溪娇嫩的花芯深处,而林若溪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双乳随着剧烈的起伏而上下摆动,真是映起片片银光,奶香扑鼻。
  林若溪感觉他的龙头有时在她充血的小肉芽不断摩擦,一波波快感瞬间像大浪一样席卷而来。
  「哎……唔……真要……命……啊……」
  她乐极忘形的几乎是狂乱的呻吟,一种似曾相识相经历过的性高潮一波波袭击着她,林若溪根本分不清是从臀沟或是幽谷甬道传来的麻痺感,她已经又来了一次高潮。
  「不要……不……要……」
  林若溪双眸紧闭,贝齿轻咬着下脣,娇声轻轻地呢喃呻吟道:「求……你……饶……了我吧……」
  李建河开始猛烈的抽插时,连续不间断的高潮快感,一波比一波还强烈。
  受不了这样的袭击,林若溪开始求饶。
  她开始体会到原来女人的高潮是可以一波接着一波,一次比一次还强烈。
  林若溪全身无力的任由李建河摆布,只知道这样的快乐似乎无穷无尽,永远都没有停止的时刻。
  李建河再度抱起林若溪,将她肉色丝袜包裹的双腿抬起来围在腰间上,用他巨大粗大火热的阴茎对准她两片粉红色的肉片中心,开始大起大落地抽送。
  「喔……太……太舒服了……啊……」
  林若溪的脸庞兴奋地左右摇摆,李建河见状有如得到鼓励般更加卖命地抽送。
  两人身上的汗水相互交溶,林若溪的体香绕鼻而来,李建河疯狂耸动他的腰部,「噗哧噗哧」之声不绝于耳。
  「呜……啊……嗯……用力……再用力……啊……不行了……我要…到…啊……啊……啊」
  李建河见状,放慢了抽送的速度,改用旋转腰部的方式在林若溪多汁易湿的蜜穴里划圆圈搅弄。
  林若溪被他如此的挑逗刺激,兴奋地抬起头来伸出她的舌头热吻着李建河,像是难舍难离的情欲瞬间发泄一般。
  经过一翻搅弄后,李建河又再度恢复大起大落大开大合地抽送,只是抽送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
  林若溪娇喘吁吁,呻吟连连,此时已经极尽疯狂,檀口猛着轻呼:「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
  最后,李建河将林若溪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腿高搭在肩膀上猛烈大力地抽动着,她娇羞妩媚的春心勃发出来,深藏的春情荡漾起来。
  林若溪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越来越淫荡,叫声越来越放浪。
  林若溪忍不住又开始在他胯下娇啼婉转、含羞呻吟双颊晕红,芳心欲醉,沉浸在被李建河挑起来的熊熊欲焰情炽中,高举着两条肉色透明丝袜包裹的雪白浑圆的玉腿紧紧缠绕在李建河的腰臀上面。
  那一瞬间林若溪真正的解放了,她的幽谷甬道紧紧包住李建河粗大火热的阴茎已经达到最大程度,而一股乳白色透明的液体也要从她的子宫狂喷出来。
  李建河深知在办公室里做爱不能拖得太久,于是他再疯狂抽送几下以后,当林若溪的胴体深处再次痉挛、收缩、紧夹、吮吸着他粗大火热的阴茎时……
  「啊……得不到你的心一定要得到你的人,怀上我的孩子吧!!」
  李建河心思电转,剧烈地抖动,火山爆发,滚烫的岩浆酣畅淋漓地狂喷而出。
  一股滚烫黏浊的岩浆狂射到林若溪的子宫深处,直至涓滴不剩,林若溪被李建河的滚烫的岩浆一激,玉体一阵娇酥麻软,全身汗毛欲立般舒爽万分。
  「啊……」
  在林若溪一声悠扬艳媚的娇啼声中,男欢女爱终于云消雨歇,不知何时林若溪的内裤已从脚上落下破碎的在地上见证着一切。


  
  
  
  
  
  
  
  (二)
  李建河自从当日不知为何一时冲动佔有了林若溪,已过去一段时间。想起那天自己不知为何大发神威干了林若溪一个上午,又回想起林若溪从最开始挣扎反抗到享受迎合,最后求饶到求自己射在里面,李建河的下体又是一阵火热。
  自己一上午已干了林若溪三、四次,最后还在林若溪哀求的目光下口爆了一次,最后才扶着有些颤抖的林若溪去餐厅吃午餐。
  看着在职业裙中包裹着的颤抖翘臀和白嫩圆润微颤的大腿,以及真空没有任何遮挡的神秘桃园流出自己的汁液,李建河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本想着中午吃完回到办公室再狠狠干林若溪一顿的,没想到杨晨竟然回来了还威胁要杀自己,李建河自然装作诚惶诚恐的逃走了。
  李建河想到此处又是一阵情绪激荡:『杨晨你牛什么?你就等着养我的儿子吧!』
  突然一个道人看着似乎四十几岁的镖壮男子,穿着一身黑灰色道袍,长发冉鬚肆意披散着,因为一脸的横肉,却显得格外狰狞。道人的腰间悬挂着一块金铜色的权杖,呈菱形,有些厚实,但看不出到底是何质地,只是在上面写了一个古篆的「黄」字,站到了李建河身后说了一句:「干得爽吗!」李建河一个激灵差点没吓尿了。
  他转身喝问道:「你是谁?!」
  黑袍道士怪笑一声,说道:「你不用知道老道是谁。」然后问道:「你还想再干那水灵水灵的女娃一次不?哼!上吧,要不是老道我从中阻挡,你早让保护那女娃的人给宰了!还有,要不是我从中施法,那女娃哪有这么容易让你亲亲摸摸啃两口就从了你,还让射在里面。」
  李建河不是笨蛋,听到这里急忙说道:「大仙有何要求请直说!」
  黑袍道士说道:「你小子还不算太笨,老道我打算杀掉杨晨,事成之后保证那女娃的身心都是你的。你还可以在今夜就有一亲方泽的机会,只要你肯跟我合作。桀桀……」老道说道。
  李建河敬一礼说道:「这好处都让我佔了,大仙除了杀杨晨好像有些吃亏。还有凭大仙的本事,擒拿林若溪诱杀杨晨不是手到擒来吗?」
  黑袍老道邪笑一声道:「你小子倒是机灵,第一我已经抓过一次了,但是失败了。第二嘛,既然没办法再抓她,我还是非常喜欢看高贵美丽的有夫之妇甘愿被人操干到连身心都献出去的。」
  说到这里,黑袍老道不耐烦的道:「到底答不答应?你不干还有别的人选!再唧唧歪歪,老道我撕了你!」
  李建河一听,连忙道:「干,干,当然『干』,还会努力的『干』,大仙你就放心吧!」
  林若溪自从上次被李建河干过以后,心中对杨晨既是忐忑又是愧疚,可是自己最近竟然时常梦到自己被压在身下狠狠被人操干高潮连连,男主角竟然每次都是李建河,而且自己在梦中频频要求李建河射在自己的身体里!
  林若溪今天不知为何休息得很早,感觉全身都好累,恍惚间自己好像灵魂出窍,在飘荡了一会后竟然看到杨晨和两个女人在一起颠鸾倒凤,仔细一看,其中有一个竟然是莫倩妮,林若溪立即怒发冲冠:「杨晨你个王八蛋!竟然在梦里都能看到你和别女人上床!」
  恍惚间又感觉到好像有人自己的双腿之间不停舔吸,一双灼热的大手在自己的圆臀上不停揉搓拍打,林若溪一阵颤抖,竟然感觉到一条温润粗糙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桃园一阵乱搅,「嗯……啊~~」林若溪竟然发出一声娇媚得连自己都无法想像的呻吟,猛地夹紧双腿,小腿呈交叉样勾在男人背后绷紧,下体一阵抽搐竟然高潮了!
  下体又传来一阵阵好像吞咽和吸吮的声音,「咕嘶……咕嘶……吧唧……吧唧……」林若溪脸上一阵羞红,想从床上抬头看看男人是谁,却发现自己的睡衣已经不知何时飞落在地上,黑色的蕾丝内衣也被推到胸上,刚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林若溪努力抬头,看到了自己微微抽搐的小腿和挂在自己小腿上的黑色性感丁字内裤,内裤彷彿受到极大摧残的样子,满是褶皱和湿润,竟然还好像被撕咬过一般,微微破碎,好像在它被褪下之前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林若溪还在努力抬头想看清男人是谁,却感觉下体一阵麻痒,接着「啵」的一声,原来是男人用嘴狠狠地裹住桃园吸吮了一口。而男人的手还从被已经蹂躏得通红发亮、沾满自己蜜汁的丰臀上移动到自己的可爱雏菊上一阵抚爱抠挖,林若溪又是一阵颤抖。
  林若溪想挣扎抬头,可是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出口的竟然是一声声娇媚的呻吟。而男人的嘴,终於不只满足於林若溪的桃园,正缓缓地向上移动,在移动到林若溪的黑森林时,还猛烈地把鼻子贴在上面吸了一大口气,还用那彷彿吞噬森林巨兽的嘴咬掉了几棵娇嫩的森林幼苗。「啊~~」林若溪痛得吸了一口气,但是在男人的舔吸和抠挖下又微喘起来:「啊啊……哈……哈……」
  巨兽的嘴摧残够了森林,又缓缓向上移动起来,所过之处传来一阵舔吸啃咬亲吻猛吸的「啵啵」声,还有「吧唧、吧唧」和男人喘粗气的声音。林若溪感觉到男人的亲吻啃咬自己的腰、小腹,和男人喷在自己身上好像快融化自己一般的热气,自己的下体又是一阵湿热。
  男人的手也没闲着,中指竟然缓缓地伸进自己的雏菊里,「啊!别……」林若溪微喘和惊恐的声音传来,可男人哪会听,中指在林若溪的雏菊里左右抠挖搅拌,大拇指竟然在满是汁水的桃园上猛烈揉搓,「啊……啊……别……啊……」林若溪感觉自己的下体快感阵阵,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般。
  男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把中指从林若溪的雏菊中抽出,插进了林若溪发亮泛红、满是蜜汁的桃园里,猛烈上挑、抽插、抠挖,飞快地震动手臂,「啊啊……哈……啊……啊啊……」林若溪的喘息开始变得粗重,头猛地向后仰起,颈部伸长,双手使劲拽着身下的被褥,下体左右摆动好像要脱离男人快速震动的手,可是在男人的眼中,这就像林若溪猛烈挺动臀部迎合自己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若溪把头部仰到最大限度,大声的叫了出来。男人的手猛地抽出,林若溪的下体如刚被开启的香槟一般发出「啵」的一声,喷射出一条拇指粗细的水线,从床上一直喷射到床下,久久不能平息。
  男人虽然已经离开了林若溪的身体,可是林若溪却头顶身下的被褥,小腿也在潮吹下曲起,腰部向上抬,竟然没有用手,只靠腿和头就形成了一个铁板桥的动作。林若溪好像跳到岸上快溺死的鱼,双眼上翻,嘴角流下一丝晶莹,身体也在床上来回抽搐。
  男人好像受不了眼前的美景一般,彷彿早已准备好一般赤裸着精壮的身体就扑了上去,拽起林若溪还在颤抖流水的翘臀,猛烈地插入就操干起来,次次正中花心,一连串急促的「啪啪」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男人感觉越干越是痛快,林若溪那温润紧緻的桃园内部如无数小手在抚摸自己的肉棒一般,每次抽插都带出大量汁水和粉嫩的果肉,「啊啊啊啊啊啊……」林若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全身像是浸在温泉中一样,快感激荡只能发出「啊啊啊啊啊」的声音。
  林若溪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可是男人好像还要夺走她最后一口气一般,猛地吻住林若溪一直呻吟无法闭合的嘴,猛烈地把她的香舌吸到自己的口中,连带着抽走林若溪肺部没剩多少的空气。
  男人的胸口紧紧地和自己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把自己挺巧完美的胸部压缩成饼形;而那双粗糙有力的大手却抱住自己的丰臀抬起,边插入边猛力地拍打:「啪啪啪……」也分不清是男人用力插入的「啪啪」声,还是用力拍打自己臀部的「啪啪」声。而林若溪此刻也终於看清出了大力摧残自己的是谁,竟然是李建河!
  林若溪不知为何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想道:『原来是梦啊!』林若溪又想道:『哼!杨晨你在梦里都勾搭别的女人,我也在梦里再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在梦里也要怀上别人的种,让你有个便宜儿子!』
  想到此处,林若溪竟然双脚用力紧紧勾住李建河的腰部成交叉状,像是让两人贴得更紧些,臀部也猛烈地上翘迎合李建河,双手更是勾住李建河的脖子,被李建河吸住的舌头更是反过来把李建河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嘴中猛烈亲吻、吸舔、品嚐,好像什么绝世美味一般。
  李建河看到林若溪忽然主动无比,心中更是火热异常,两人如同两颗高引力的彗星用力地撞在一起般,天崩地裂的死命纠缠在一起。在猛烈的「啪啪啪」声中两人唇分,互相火热地凝视对方,两人嘴上的银线还纠缠在一起,好像在说不要分开,继续下去。
  「建和……啊……用力……舒服……啊……」林若溪率先开口,说完还用力挺动了一下下体,然后吻住李建河的耳垂,沿着脖颈一阵亲吻裹舔。李建河像受到莫大鼓励一般,更加卖力地挺动下体,「啪啪啪……」和娇媚抽泣呻吟声连成一片。
  「若溪,我干得你舒服吗?」李建河边干边问道。
  「嗯嗯……啊……嗯……舒服……」林若溪挺着还被汗水打湿的泛红脸颊答道。
  「我是不是比杨晨厉害?是不是比杨晨干得你舒服?」
  「不要提他!他哪里有你好,你比他厉害一千倍、一万倍!一会不要射在外面,射在里面,我今天是危险期,灌满我的子宫,我要给你生个孩子!」说完,林若溪还用力地挺动下体,次次把李建河的肉棒吞噬到底。
  李建河再也把持不住,用力往花心上插,半个龟头已经冲破花心的阻碍到达绝密之地。林若溪「啊」的一声,双手死死扣住李建河的臀部说道:「我马上要高潮了……快……啊……射进来能提高受孕几率……快……啊……」
  李建河听完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抱住林若溪的头,猛烈吸润林若溪的唇,下体更是用力一插,整个龟头都突破了花心进入绝密之地,猛烈颤抖喷射出数以亿万计的子孙后猛烈抽搐,充满生命力的子孙活跃地在林若溪的子宫内游动,强奸林若溪排出的卵子。李建河足足喷射了一分多钟才停止,而两人都没有动,互相喘着粗气亲吻舔舐凝望着对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