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埠新娘之倒数】【完】
人妻乱伦

作者:不详     阅读:
收藏本书
        每天在月历上的一小格子上打个勾。还有不多时,我的计谋就得逞了。我己差不多挖空了心思。日子愈接近,愈兴奋。我这么孤注一掷,若得不到我想要的,就会失去全所有。

  买了一间称为「殖民地风格」的旧房子,自己动手翻新,把空间配置合用。

  工读大学院时靠做木工维生,装修、做家具难不到我。亲手做一张大床,用最上等的松木。我和我的心上将来有多少美好时光就会在其中度过。在睡房加建了个壁橱,给我的心上人挂漂亮的衣服。为了预备她来临,我己添满了穿在里面,穿在外面,最新款的,最性感的衣物。

  合穿吗?称身吗?当然我会问清楚尺码。女人大都不喜欢男人替她买时装手袋,但我坚持要替她买。女心的三围尺寸、胸围杯罩大小,是个秘密,不容易向人透露,除非用来炫耀。她有点不好意思说。谁个母亲会将自己戴几号杯罩告诉儿子?我以无限体贴的对她说,如何你心目中有一个身材的标准,觉得不满意而羞於告诉我,不要紧。就把你以为最理想的说出来。然后向着这个目标努力。当你来到的时候,我替她买的衣服都合身材了。

  我找一个理由告诉她︰你的儿子是个大学教授,有头有面,你必须要穿得有体面。国内城里最大的店里卖的最好的时装,来到美国都不入流。不要带衣服来,我会替你买挑选最好的东西。什么东西都不用带过来,这儿什么都有。我告诉她,把她自己带来就够了。我最想念的是她。她应该明白,我害了个相思病,医这个病的良药还是她自己。

  能她申请到国外和我团聚,仗赖一位颇有背景的同乡之助。我替他的儿子找到个美国大学收录他,他替我在国内疏通,搞批文。美国入境手续由我办,我兵行险着,以结婚为理由入纸申请。居然给我弄到签证,一切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

  天助我也﹗

  我让她晓得,要成事,她必须要完全配合,令美国领事相信我们要结婚。否则她来不了美国。怎样配合?制造证据,证明我们是情侣。怎样证明?写情书。

  对﹗情信属於私隐,所以是有力的证据。要亲笔写,拿出来给领事看,要能令他置信。

  我规定她每个礼拜至少写一封情信。我写的,都是真情露,甚至露骨。在这幌子,虚则实之。妈说,都不敢看,我说如何的爱她,想念她,要亲她吻她的肉麻字句,看得她面红耳赤。我说,你可以当作爱情小说看,把自己代入,令自己相信是真的。幻想我们是一对异地恋人,在旅途上结识,恋爱,甚至发生了肉体关系……她说,文化水平不高,怎样写得出来?我说,你可以的,一定可以。人人都会写情书。只要你心里想到要出国,和我重聚,灵感就会来了。

  例如,她这样写︰「我的彬哥哥,自你别后,就不能不想你。收到你的信好像是旱地的甘霖……你知道你的小军妹妹多希望明天就能去美国,在你的臂弯里,受着你的爱护。」没有文采,却可以在我心里让我幻想着,现在她是不是己经爱上我。写了一年两年之后,连我己迷糊了。到底是真是假。

  就是靠这些「情信」来往,是扶持着我捱过那些等候日子,燃点我心中的爱火。直至那一天,电话报信,美国领事在她的护照盖个印。

  我那位老乡,陪儿子过来读书,答应顺道把我的「夫人」从千里之外送来。

  我把她一张照片,放在床头。很快,我就不用对着照片做爱。相中玉人,很快就会有血有肉的来到,伴我同眠。而我相信,真实的她,比相中的倩影更美丽动人。那帧照片,是我特别叫她拍给我看的。镇上竟然没有人能替她拍张像样的照片。於是,我要到城里最大的照相馆去拍一辑专业的「写真」。照相馆的老板敲了她一大笔,让我收到几十帧化了浓妆,换上多款时装、晚装,一脸土气的母亲的艳照。

  其实,穿的漂亮不漂亮不要紧。假若可行,我宁要一帧乾净利落的裸照。由我拍摄的话,我要时光倒流,捕捉一个一瞬即逝的镜头。在遥远的老家,破旧房子外面的厨房,年轻的妈妈蹲下来洗澡的背影。晨光从半掩的小窗透入,水气热腾腾的上升,她光滑的背脊滴下串串水珠,两个浑圆的臀儿之间有道深深的沟,水流从那儿泻下。两条玉臀抬起来洗头,在湿淋淋的头发刷起肥皂泡。一个乳房的侧影,顺着膀子摇动,一高一低的弹跳。忽然,她转身向我看过来,叫一声︰彬彬,是你吗?两个颠动的乳峰,直扑过来……吉日良辰隆重地降临,迎接我的新娘子。

  濶别多年,我心仪的玉人的身影,在接机处的出口出现时。我不敢相信是真的,我心如鹿跳撞。她东张西望,在人群中寻找我。我向她挥手,还是老乡眼利,指着我那个方向。她看过来,神情生怯、慌乱、畏缩。那是个施展伎俩的机会。

  我跑过去,喊一声妈,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在熙攘往的旅客人丛中,她就给我张开的膀臂攫住。让我拢在怀里。在大庭广众前,她不能控制情绪,把脸埋在我的胸膛,放声的哭。

  「妈,你来到了。我们可以相依为命,我们不会分离了。」我安慰着她。

  我要紧紧的拥抱着我至爱的人,毫不顾忌地把她冰冷僵硬的身体搂在我的膀臂里,把她紧紧的贴在我的胸膛。这是我期待的一个感觉,和她肌肤相接,气息交融。在人群中,好像天地只有我们两个,永恒地相拥,相爱。我极尽温存,轻抚她的肩,她的背。在这充满激情的一刻,似是无意,却是有意的碰触她的乳房,搓揉它。我不需要知会她,这是我刻意营造的气氛,趁她甫下飞机,尚未站稳时,安排一个身体的全接触。她需要这个拥抱,并且至少给我爱抚过乳房,和摸过臀儿,就会减轻她对日后更亲密的接触的戒惧。

  我相信,我这样的碰触她的身体,不会没有生理的反应。不过,心情如此激动会掩盖了性欲的挑逗。当她心情平伏下来的时候,那种给一个男人的挑动爱抚会在她心底召唤她,惊动她。

  她是清白无邪的向我投靠,胸脯急促起伏,我配合着她呼息的节奏晃动,把她的乳房压平在我胸前,抵住我的胸口磨蹭。虽然隔着乳罩和衣衫,但那两个肉团的滚动,与我肉体厮磨的剌激,直透全身,竟然消受不了,直打哆嗦,连说话的声音也颤抖。想到我精心布置的阴谋一步一步凑効,一切在意料之内,不禁沾沾自喜。我摆布的天伦团聚,背后是个情欲陷阱,要妈妈堕入网罗,成为我的禁脔,夺去她的贞操。一个令自己打颤的,逆天而行的构想﹗妈妈在我怀里,在公众场所,如此肆意地抚摸她的臀儿。她的眼泪沾湿了我的衣襟,一切都掌握之际,我的老二,却不受控制,硬绷绷的胀大,挺起来,向她的小腹挤压。它像一条蛇,要撺入她两腿之间的小洞里,我们一个高一个矮,它无法伸延到它想要去的地方。

  妈妈感觉到它在蠢动吗?感觉到它需要她吗?她会迁就它而让它进入吗?

  我在思想上己经和她做着爱了,但一切都存乎幻想。但不久,她要接受思想的改造,在性欲和心灵上预备好,甘心情愿的献给她的丈夫。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揽住她腰,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的湿润的眼眸,疲累的面容,打量着。口头的话是︰「妈,旅途劳顿了,我带你回家。」心里说的是︰「完全满意,把你接收了」。

  我仍揽着她,用指头抹去她的泪水。她说,我自己来。我说,不,让我来。

  她扬起头,我眼角也有泪痕,她替我抹了。抹过泪,仍不放开。我必须趁现在给她一吻,那是机场迎送亲人的礼仪。而我觉得不必问过她可否吻她,就托起她的腰,把她的嘴唇凑过来,给她一个出奇不意的湿吻。她张开眼看着我吻下去,眼眸闪避我的直视,无耐地闪上。她不敢动,任我吸吮,嘴里有家乡腌制凉果的甘草气味,直至我感觉到她的唇片由冰冷转为温热,在放开。她垂下头,以手背揩去留在嘴唇的津液。我马上握着她的手,说︰「来,拉着我的手,跟着我。这个机场很大,你不懂英语,不要走失。」我牵起她的手,提着她的手李,踏出机场。她四处张望,不时用手背揩抺嘴角,那个湿吻的感觉该还留在她唇上。她从没离开过家门,美国大都会的机场的气派,对一个世代住在小镇的中国妇人是个很大的震撼。她的手,在我手中,我轻轻的拿捏。是干活的手,这双手曾把我拉扯大。初而,我牵住的手好像不属於她的,惘然地握在儿子的手里。渐渐,它变得柔软,放松,信任地与我的手指互扣着,一步一步随我而行。

  而她脸上有一个问号。刚才的事,势不可挡的。与儿子拥抱,给他爱抚和热吻的一连串的事,需要找个解释。在入城的路上,我开始把在美国生存之道,向她灌输,而且,叫她放心,一切我己有安排,并且都是为她着想的……「妈,你知道你以什么理由来美国的吗?」「来和你团聚。」

  「当然。但你千万要记着,并且一定要理解,我们的理由是结婚。美国移民局很严格的,假如给查出破绽,会马上把你逮住,关起来。」「知道了。」「那么,有人问你,我是你的谁人?你怎样答他。」她有点犹疑。

  「你这样表现,就会惹起人怀疑了。你要能不假思索,就说出来,为了我们的好处。现在告诉我,我是谁?」「我的老公。」

  「对了。」

  「你会告诉别人,你是我的什么人?」

  「老婆。」

  「你要习惯在人面前,无论是谁,都要和我夫妻相称。明白吗?不能让人识破。警察会抓你的。」「知道了。」

  我把这番话重覆又重覆的说,要她不住的演习,直至到了家口。我替她开车门,并展示涂上新油漆的房子。

  「比照片看来更大。」她一脸的惊喜。

  我拉住她的手,她没想到回到家仍要牵起她的手。但是,手己经给我抓住。

  拉着她的手有一阵奇怪的感觉,亲切,浪漫,自我陶醉。那拖带我走过我的童年的手,现在我要牵着它,带她跨进爱欲之门。

  「妈,这房子是你的。」

  「我的?」

  「那是你的家,当然是你的。待一切手续办手了,你的名字会放进地契,成为共同的主人。我所有的都是你的。」我的话感动了她。房子西化的布置,宽敞的空间,教她如入大观园。

  她说︰「那么大的房子,你独个儿住?」

  「不是,我和你,两个。」

  「美国的房子都这么大的?」

  「在美国,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

  我让她参观楼上楼下地库车库,每一个房间都看过,最后才领她到我们的睡房去。

  「妈,这是我们的睡房,是个套房,有很大的衣橱,你可以买很多很多鞋子和衣服。那是浴室。打开窗帘可以看到山景和园子,你喜欢吗?」她顾盼一下,有点错愕。然后,有点尴尬的说︰「我们都在这里睡?只有一张床?」「没错。这张床是我亲手造的,够大的,两个人一起睡不会挤。」「房子里有空房间,分租了给别人吗?为什么……」「不要问为什么。一切都有个理由。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我们要睡在一起。

  忘了吗?我们用结婚的理由来团聚的,不同床睡会教人怀疑。而且,从前在国内,我们一家人只有一张床,有什么问题呢?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睡吗?」那是个她不能说不的问题,而我所说的一起睡觉,意义深长,但她不能拒绝。

  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提起来,轻轻的抚拂她的手背,以坚定的语气,一边说,一边引她到衣橱,将我为她搜购的珍品展出来。

  「妈妈,穿这条内裤好吗?这件睡袍是配衬一套的。」我把准备好的好东西拿出来,递给她,说︰「累了,快脱去脏衣服,洗个澡,上床睡吧。」她拿着我替她买的东西,愣住了,满脸狐疑,却不敢说出来。

  「都是VictoriaSecret,名牌子,应该合你身材的,而且保证一定贴身舒服。快去穿上出来看看,尺码不对可以换的。」我把她的内裤撑开,把钉在裤头的牌子给她看,并以坚定的眼神,坚持她一定要穿上。我看出和我讨论她里面穿的衣物,相当难为情。但我绝不吞吐,以为平常,并且把要给她穿的,非常性感的小内裤,睡袍把玩,向她解释,令她难以面对我。她只有垂下眼,掩饰她的羞态,掉头走进浴间。

  「没有门的吗?」她在浴间里结巴的问。

  「是的。主人睡房里的浴间不需要关门。在美国生活,很随便。你得习惯一下。」「是吗?我洗澡,上厕所怎办?」

  我不回答。

  「那么你不要看。」

  我当然会看她,她在浴间一角,闪闪缩缩的脱下连身裙子,并不褪下胸围内裤,就把睡袍罩在身上,都看在我眼中。

  我说︰

  「其实美国的男人都不穿睡衣。不会穿睡衣上街,也不会穿睡衣睡觉。」「不穿睡衣穿什么?」她好奇的问。

  「男人通常都脱光裸睡,不过我不会。有些女人什么都不穿,思想保守的都只会穿一件睡袍,像你一样。」她听见我的话之后,以金蝉蜕壳的方式,迅速脱下内裤,穿上我给她的簇新的小内裤。然后,在睡袍下,把胸围解下来。两颗乳尖就从薄纱质料的睡袍突出来,让她两个乳房看起来更挺。

  她不知道,无论她怎样遮掩,都是捉襟见肘,藏了私处露出肾儿,不能不让我看见她的裸体。她垂着头,背向着我,不能回避一双向她全身扫射的目光。她不敢看出来,看见她的儿子,检阅着她的赤露,那鼓鼓的奶子,浑圆的大腿,耻丘与大腿神袐的三角地带,覆盖着那里和小屄的耻毛丛…,是妈妈的身体,全裸或是半裸,能看见已是一种福份。以后,她每天得在我眼前穿衣脱衣,我反而担心,裸露惯了会失掉娇羞。在我的想像中,妈妈就算接受了妻子的名份和责任,甚至为我生育了儿女,例行的房事仍会一样的矫揉、羞怯。

  只不过是初一天,她初进我房门,己能令她在没有遮掩,在我注视之下更衣,并且瞥见她裸露的全相。我满意拥抱着她,爱抚她的感觉。而对她的裸体没有失望。绝对不能以自渎时,所幻像的作标准。母亲现在己经你的睡房里宽衣解带,乳光臀影,纤亮毕现,幻象己变为现实,还要求她有阁楼裸女的身材吗?当然,我还打算和她上床做爱。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我也不着急,我不会强奸自己的母亲的。一定要她情愿,才可作爱。因为我追求的是高尚的情爱,而非一时之快。

  「看见洗衣篮子吗?把脏衣服放进去。红色的刷是你的,面巾挂在架子上。」母亲漱洗时,我开始脱衣。她出来时,我只穿背心和内裤,和她打了个照面。

  她穿上睡袍,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我没法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两个乳房的形状,小内裤简约的剪裁。比她在国内拍的艳照更能现出她成熟美妙的身段。美妙之处不是她有《大都会杂志》那些穿内衣的模特儿的那些曲线玲珑,我是看那些女性杂志按图索骥替她卖里面穿的。妈妈穿上睡袍让你看的身段就是美妙。她给我看得垂下头来,睡袍的蕾丝料子好像蚂蚁钉她,浑身不自然。

  「妈,你真好看。你现在看来更像个美国女人了。」「我还是喜欢穿睡衣。」「只有老太婆或者还会穿睡衣。你来看,衣橱里有各种流行的款式,以后你自己挑。」我漱口洗脸,仍然注意着她的举动。她打开衣橱看了看,就端坐在大床的一端。我出来,坐在她身旁,她下意识地挪移身体让一让,我再挨近她,搭住她光裸的肩膀。细肩带有个小蝴蝶结。她只是露出了肩膀和大腿,但好像己经是脱光了一样。我抚弄那蝴蝶结时,她打了一个哆嗦。她害怕我会解开那个结,睡袍就会松脱吗?

  「妈,欢迎你回到家。这就是你的家,我们的家了。你喜欢吗?」我按着她的肩头,轻轻揉着。

  「房子太大了,我怕会在房子里迷路。」

  「其实,房子多大,我们只睡一个房间,一张床。来美还不够一天,你己经做得很好了。」然后,按一按床头摇控制,把睡房的灯都熄了。我把我的手从她肩头滑下,揽住她的腰,把她向我拢过来。她的身躯就靠近了一点。

  她又打一个哆嗦。

  「以为你睡了。看你满怀心事。不习惯吗?」

  「可能有点,我不知道。」

  「和我在一起,不用担心。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最亲的人了。你来了就安心享福吧。在美国,什么都有。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想去什么地方,我带你去。

  我都答应过你。」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很孝心。」

  「你一定要放心。在美国,儿子可以不养母亲,但丈夫不能遗弃老婆,要付胆养费的。你不单是我的母亲,而且在身份上做了我的妻子。所以你不用忧心些什么,明白吗?」「其实我担心假结婚犯法,会负累你。」

  「嘘﹗千万不要说假结婚。我们是真结婚。假结婚是欺骗政府,人们识破了,会抓我们坐牢的。一切手续都是正式的,你是我的合法妻子。」「但是……那只是做给移民局看的。」「不要这样说。都是真的。都是事实。每天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和彬儿结婚了,和他是真正的夫妻。记住,不要露出马脚。」「我怕会做不来。」「不用担心,不是太难的。美国和国内不同,私人生活最重要。关上门,不管在房里干些什么事,没有人会盘问你,干涉你。出外的时间,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一切依照我说的去办就行。」母亲点点头。

  「妈,要睡了,来个goodnightkiss,好吗?」「那是什么?」「美国人,睡前都会亲一亲最亲爱的人。母亲亲孩子,丈夫亲妻子之类……」我没待她回应,绕住她腰肢的膀子使点力度,她的身体靠过来,她钭倚在我怀里,来不及反应,我们的嘴唇己经交缠着。她的眼眸游移一回,便合起眼。

  我的吻不会与机场吻她时一般狅热,那是个突击,来得轻狂,现在是睡前一吻,旨在温馨,温柔。如果她能体会到的话,那是步向浪漫的开始。轻轻的吻,像是没是重量的羽看拂在她唇上,她张开眼,以为完了,遇上我充满柔情的眼,马上闭上。妈妈我发现你接吻的经验不多,以后接吻多了,渐渐会懂得每一个吻的分别。

  妈妈的身上,解下乳罩,披上薄纱般的睡袍,柔软得多了。身体倾斜过来。

  我的心从她腰肢逐寸上移,在她乳房的下缘探索它的圆周,并触摸她的乳尖。那肉团柔软的藏在我掌中,像拿着稀世珍品,放不下来。女人如此给人玩弄乳房,必会十分惊惶,挣扎。但她没有反应,像睡了一样。

  她在我臂弯重她愈来愈沉重,我在她耳听叫她一声,看看她睡了没有。她没回答。尽是眼皮沉重,撑不开眼。我抱她上床,她一双裸露的大腿在睡袍下掩映。

  我让她安详入睡,但我不能眠。实在兴奋过度,现在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不是梦中。我端详母亲慈祥的面,经过风霜,仍存纯朴与温驯。我轻轻的爱抚她的脸,她的肩,她的乳。然后从脚丫子,小腿瓜,大腿扫上去。探到己撩起的睡袍下,把她的小内裤一寸一寸的拉下,到膝上。从那个狭窄的角度,观赏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出口。那肥美香甜的阴唇,饱满的耻丘和鬈毛,令我垂涎欲滴。

  我把她的大腿分开一点,把一个指头探进去。妈的身体略为移动,我就缩回。

  等候她调整睡姿,把她的屁股蛋儿先作个近距离的监赏。她好像知道我所想所求的,侧身蜷曲而睡。那不和是小时候见过的,一样结实的臀儿。和她乳房一样,比从前肥大。但是,我摸一摸,试验它的弹性,我有信心,如果她能为我好好的保养维持,还可以为我服务很多年。这些东西不能称为「名器」,我不缺乏女生女教授投怀送抱,但是,那些都是妈妈的东西,她不会容易给我,以后用的候,要珍惜着,爱护着。

  当我在她臀儿上吻一吻时,她又挪移身体,并发出梦呓。我怕惊醒她,替她把小内裤穿好,就侧卧在她身边,让她的呼息喷在我脸上。

  我开始发昏了,但我支撑着,希望看到我的心上人,睁开眼时,就看见我。

  每天在月历上的一小格子上打个勾。还有不多时,我的计谋就得逞了。我己差不多挖空了心思。日子愈接近,愈兴奋。我这么孤注一掷,若得不到我想要的,就会失去全所有。

  买了一间称为「殖民地风格」的旧房子,自己动手翻新,把空间配置合用。

  工读大学院时靠做木工维生,装修、做家具难不到我。亲手做一张大床,用最上等的松木。我和我的心上将来有多少美好时光就会在其中度过。在睡房加建了个壁橱,给我的心上人挂漂亮的衣服。为了预备她来临,我己添满了穿在里面,穿在外面,最新款的,最性感的衣物。

  合穿吗?称身吗?当然我会问清楚尺码。女人大都不喜欢男人替她买时装手袋,但我坚持要替她买。女心的三围尺寸、胸围杯罩大小,是个秘密,不容易向人透露,除非用来炫耀。她有点不好意思说。谁个母亲会将自己戴几号杯罩告诉儿子?我以无限体贴的对她说,如何你心目中有一个身材的标准,觉得不满意而羞於告诉我,不要紧。就把你以为最理想的说出来。然后向着这个目标努力。当你来到的时候,我替她买的衣服都合身材了。

  我找一个理由告诉她︰你的儿子是个大学教授,有头有面,你必须要穿得有体面。国内城里最大的店里卖的最好的时装,来到美国都不入流。不要带衣服来,我会替你买挑选最好的东西。什么东西都不用带过来,这儿什么都有。我告诉她,把她自己带来就够了。我最想念的是她。她应该明白,我害了个相思病,医这个病的良药还是她自己。

  能她申请到国外和我团聚,仗赖一位颇有背景的同乡之助。我替他的儿子找到个美国大学收录他,他替我在国内疏通,搞批文。美国入境手续由我办,我兵行险着,以结婚为理由入纸申请。居然给我弄到签证,一切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

  天助我也﹗

  我让她晓得,要成事,她必须要完全配合,令美国领事相信我们要结婚。否则她来不了美国。怎样配合?制造证据,证明我们是情侣。怎样证明?写情书。

  对﹗情信属於私隐,所以是有力的证据。要亲笔写,拿出来给领事看,要能令他置信。

  我规定她每个礼拜至少写一封情信。我写的,都是真情露,甚至露骨。在这幌子,虚则实之。妈说,都不敢看,我说如何的爱她,想念她,要亲她吻她的肉麻字句,看得她面红耳赤。我说,你可以当作爱情小说看,把自己代入,令自己相信是真的。幻想我们是一对异地恋人,在旅途上结识,恋爱,甚至发生了肉体关系……她说,文化水平不高,怎样写得出来?我说,你可以的,一定可以。人人都会写情书。只要你心里想到要出国,和我重聚,灵感就会来了。

  例如,她这样写︰「我的彬哥哥,自你别后,就不能不想你。收到你的信好像是旱地的甘霖……你知道你的小军妹妹多希望明天就能去美国,在你的臂弯里,受着你的爱护。」没有文采,却可以在我心里让我幻想着,现在她是不是己经爱上我。写了一年两年之后,连我己迷糊了。到底是真是假。

  就是靠这些「情信」来往,是扶持着我捱过那些等候日子,燃点我心中的爱火。直至那一天,电话报信,美国领事在她的护照盖个印。

  我那位老乡,陪儿子过来读书,答应顺道把我的「夫人」从千里之外送来。

  我把她一张照片,放在床头。很快,我就不用对着照片做爱。相中玉人,很快就会有血有肉的来到,伴我同眠。而我相信,真实的她,比相中的倩影更美丽动人。那帧照片,是我特别叫她拍给我看的。镇上竟然没有人能替她拍张像样的照片。於是,我要到城里最大的照相馆去拍一辑专业的「写真」。照相馆的老板敲了她一大笔,让我收到几十帧化了浓妆,换上多款时装、晚装,一脸土气的母亲的艳照。

  其实,穿的漂亮不漂亮不要紧。假若可行,我宁要一帧乾净利落的裸照。由我拍摄的话,我要时光倒流,捕捉一个一瞬即逝的镜头。在遥远的老家,破旧房子外面的厨房,年轻的妈妈蹲下来洗澡的背影。晨光从半掩的小窗透入,水气热腾腾的上升,她光滑的背脊滴下串串水珠,两个浑圆的臀儿之间有道深深的沟,水流从那儿泻下。两条玉臀抬起来洗头,在湿淋淋的头发刷起肥皂泡。一个乳房的侧影,顺着膀子摇动,一高一低的弹跳。忽然,她转身向我看过来,叫一声︰彬彬,是你吗?两个颠动的乳峰,直扑过来……吉日良辰隆重地降临,迎接我的新娘子。

  濶别多年,我心仪的玉人的身影,在接机处的出口出现时。我不敢相信是真的,我心如鹿跳撞。她东张西望,在人群中寻找我。我向她挥手,还是老乡眼利,指着我那个方向。她看过来,神情生怯、慌乱、畏缩。那是个施展伎俩的机会。

  我跑过去,喊一声妈,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在熙攘往的旅客人丛中,她就给我张开的膀臂攫住。让我拢在怀里。在大庭广众前,她不能控制情绪,把脸埋在我的胸膛,放声的哭。

  「妈,你来到了。我们可以相依为命,我们不会分离了。」我安慰着她。

  我要紧紧的拥抱着我至爱的人,毫不顾忌地把她冰冷僵硬的身体搂在我的膀臂里,把她紧紧的贴在我的胸膛。这是我期待的一个感觉,和她肌肤相接,气息交融。在人群中,好像天地只有我们两个,永恒地相拥,相爱。我极尽温存,轻抚她的肩,她的背。在这充满激情的一刻,似是无意,却是有意的碰触她的乳房,搓揉它。我不需要知会她,这是我刻意营造的气氛,趁她甫下飞机,尚未站稳时,安排一个身体的全接触。她需要这个拥抱,并且至少给我爱抚过乳房,和摸过臀儿,就会减轻她对日后更亲密的接触的戒惧。

  我相信,我这样的碰触她的身体,不会没有生理的反应。不过,心情如此激动会掩盖了性欲的挑逗。当她心情平伏下来的时候,那种给一个男人的挑动爱抚会在她心底召唤她,惊动她。

  她是清白无邪的向我投靠,胸脯急促起伏,我配合着她呼息的节奏晃动,把她的乳房压平在我胸前,抵住我的胸口磨蹭。虽然隔着乳罩和衣衫,但那两个肉团的滚动,与我肉体厮磨的剌激,直透全身,竟然消受不了,直打哆嗦,连说话的声音也颤抖。想到我精心布置的阴谋一步一步凑効,一切在意料之内,不禁沾沾自喜。我摆布的天伦团聚,背后是个情欲陷阱,要妈妈堕入网罗,成为我的禁脔,夺去她的贞操。一个令自己打颤的,逆天而行的构想﹗妈妈在我怀里,在公众场所,如此肆意地抚摸她的臀儿。她的眼泪沾湿了我的衣襟,一切都掌握之际,我的老二,却不受控制,硬绷绷的胀大,挺起来,向她的小腹挤压。它像一条蛇,要撺入她两腿之间的小洞里,我们一个高一个矮,它无法伸延到它想要去的地方。

  妈妈感觉到它在蠢动吗?感觉到它需要她吗?她会迁就它而让它进入吗?

  我在思想上己经和她做着爱了,但一切都存乎幻想。但不久,她要接受思想的改造,在性欲和心灵上预备好,甘心情愿的献给她的丈夫。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揽住她腰,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的湿润的眼眸,疲累的面容,打量着。口头的话是︰「妈,旅途劳顿了,我带你回家。」心里说的是︰「完全满意,把你接收了」。

  我仍揽着她,用指头抹去她的泪水。她说,我自己来。我说,不,让我来。

  她扬起头,我眼角也有泪痕,她替我抹了。抹过泪,仍不放开。我必须趁现在给她一吻,那是机场迎送亲人的礼仪。而我觉得不必问过她可否吻她,就托起她的腰,把她的嘴唇凑过来,给她一个出奇不意的湿吻。她张开眼看着我吻下去,眼眸闪避我的直视,无耐地闪上。她不敢动,任我吸吮,嘴里有家乡腌制凉果的甘草气味,直至我感觉到她的唇片由冰冷转为温热,在放开。她垂下头,以手背揩去留在嘴唇的津液。我马上握着她的手,说︰「来,拉着我的手,跟着我。这个机场很大,你不懂英语,不要走失。」我牵起她的手,提着她的手李,踏出机场。她四处张望,不时用手背揩抺嘴角,那个湿吻的感觉该还留在她唇上。她从没离开过家门,美国大都会的机场的气派,对一个世代住在小镇的中国妇人是个很大的震撼。她的手,在我手中,我轻轻的拿捏。是干活的手,这双手曾把我拉扯大。初而,我牵住的手好像不属於她的,惘然地握在儿子的手里。渐渐,它变得柔软,放松,信任地与我的手指互扣着,一步一步随我而行。

  而她脸上有一个问号。刚才的事,势不可挡的。与儿子拥抱,给他爱抚和热吻的一连串的事,需要找个解释。在入城的路上,我开始把在美国生存之道,向她灌输,而且,叫她放心,一切我己有安排,并且都是为她着想的……「妈,你知道你以什么理由来美国的吗?」「来和你团聚。」

  「当然。但你千万要记着,并且一定要理解,我们的理由是结婚。美国移民局很严格的,假如给查出破绽,会马上把你逮住,关起来。」「知道了。」「那么,有人问你,我是你的谁人?你怎样答他。」她有点犹疑。

  「你这样表现,就会惹起人怀疑了。你要能不假思索,就说出来,为了我们的好处。现在告诉我,我是谁?」「我的老公。」

  「对了。」

  「你会告诉别人,你是我的什么人?」

  「老婆。」

  「你要习惯在人面前,无论是谁,都要和我夫妻相称。明白吗?不能让人识破。警察会抓你的。」「知道了。」

  我把这番话重覆又重覆的说,要她不住的演习,直至到了家口。我替她开车门,并展示涂上新油漆的房子。

  「比照片看来更大。」她一脸的惊喜。

  我拉住她的手,她没想到回到家仍要牵起她的手。但是,手己经给我抓住。

  拉着她的手有一阵奇怪的感觉,亲切,浪漫,自我陶醉。那拖带我走过我的童年的手,现在我要牵着它,带她跨进爱欲之门。

  「妈,这房子是你的。」

  「我的?」

  「那是你的家,当然是你的。待一切手续办手了,你的名字会放进地契,成为共同的主人。我所有的都是你的。」我的话感动了她。房子西化的布置,宽敞的空间,教她如入大观园。

  她说︰「那么大的房子,你独个儿住?」

  「不是,我和你,两个。」

  「美国的房子都这么大的?」

  「在美国,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

  我让她参观楼上楼下地库车库,每一个房间都看过,最后才领她到我们的睡房去。

  「妈,这是我们的睡房,是个套房,有很大的衣橱,你可以买很多很多鞋子和衣服。那是浴室。打开窗帘可以看到山景和园子,你喜欢吗?」她顾盼一下,有点错愕。然后,有点尴尬的说︰「我们都在这里睡?只有一张床?」「没错。这张床是我亲手造的,够大的,两个人一起睡不会挤。」「房子里有空房间,分租了给别人吗?为什么……」「不要问为什么。一切都有个理由。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我们要睡在一起。

  忘了吗?我们用结婚的理由来团聚的,不同床睡会教人怀疑。而且,从前在国内,我们一家人只有一张床,有什么问题呢?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睡吗?」那是个她不能说不的问题,而我所说的一起睡觉,意义深长,但她不能拒绝。

  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提起来,轻轻的抚拂她的手背,以坚定的语气,一边说,一边引她到衣橱,将我为她搜购的珍品展出来。

  「妈妈,穿这条内裤好吗?这件睡袍是配衬一套的。」我把准备好的好东西拿出来,递给她,说︰「累了,快脱去脏衣服,洗个澡,上床睡吧。」她拿着我替她买的东西,愣住了,满脸狐疑,却不敢说出来。

  「都是VictoriaSecret,名牌子,应该合你身材的,而且保证一定贴身舒服。快去穿上出来看看,尺码不对可以换的。」我把她的内裤撑开,把钉在裤头的牌子给她看,并以坚定的眼神,坚持她一定要穿上。我看出和我讨论她里面穿的衣物,相当难为情。但我绝不吞吐,以为平常,并且把要给她穿的,非常性感的小内裤,睡袍把玩,向她解释,令她难以面对我。她只有垂下眼,掩饰她的羞态,掉头走进浴间。

  「没有门的吗?」她在浴间里结巴的问。

  「是的。主人睡房里的浴间不需要关门。在美国生活,很随便。你得习惯一下。」「是吗?我洗澡,上厕所怎办?」

  我不回答。

  「那么你不要看。」

  我当然会看她,她在浴间一角,闪闪缩缩的脱下连身裙子,并不褪下胸围内裤,就把睡袍罩在身上,都看在我眼中。

  我说︰

  「其实美国的男人都不穿睡衣。不会穿睡衣上街,也不会穿睡衣睡觉。」「不穿睡衣穿什么?」她好奇的问。

  「男人通常都脱光裸睡,不过我不会。有些女人什么都不穿,思想保守的都只会穿一件睡袍,像你一样。」她听见我的话之后,以金蝉蜕壳的方式,迅速脱下内裤,穿上我给她的簇新的小内裤。然后,在睡袍下,把胸围解下来。两颗乳尖就从薄纱质料的睡袍突出来,让她两个乳房看起来更挺。

  她不知道,无论她怎样遮掩,都是捉襟见肘,藏了私处露出肾儿,不能不让我看见她的裸体。她垂着头,背向着我,不能回避一双向她全身扫射的目光。她不敢看出来,看见她的儿子,检阅着她的赤露,那鼓鼓的奶子,浑圆的大腿,耻丘与大腿神袐的三角地带,覆盖着那里和小屄的耻毛丛…,是妈妈的身体,全裸或是半裸,能看见已是一种福份。以后,她每天得在我眼前穿衣脱衣,我反而担心,裸露惯了会失掉娇羞。在我的想像中,妈妈就算接受了妻子的名份和责任,甚至为我生育了儿女,例行的房事仍会一样的矫揉、羞怯。

  只不过是初一天,她初进我房门,己能令她在没有遮掩,在我注视之下更衣,并且瞥见她裸露的全相。我满意拥抱着她,爱抚她的感觉。而对她的裸体没有失望。绝对不能以自渎时,所幻像的作标准。母亲现在己经你的睡房里宽衣解带,乳光臀影,纤亮毕现,幻象己变为现实,还要求她有阁楼裸女的身材吗?当然,我还打算和她上床做爱。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我也不着急,我不会强奸自己的母亲的。一定要她情愿,才可作爱。因为我追求的是高尚的情爱,而非一时之快。

  「看见洗衣篮子吗?把脏衣服放进去。红色的刷是你的,面巾挂在架子上。」母亲漱洗时,我开始脱衣。她出来时,我只穿背心和内裤,和她打了个照面。

  她穿上睡袍,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我没法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两个乳房的形状,小内裤简约的剪裁。比她在国内拍的艳照更能现出她成熟美妙的身段。美妙之处不是她有《大都会杂志》那些穿内衣的模特儿的那些曲线玲珑,我是看那些女性杂志按图索骥替她卖里面穿的。妈妈穿上睡袍让你看的身段就是美妙。她给我看得垂下头来,睡袍的蕾丝料子好像蚂蚁钉她,浑身不自然。

  「妈,你真好看。你现在看来更像个美国女人了。」「我还是喜欢穿睡衣。」「只有老太婆或者还会穿睡衣。你来看,衣橱里有各种流行的款式,以后你自己挑。」我漱口洗脸,仍然注意着她的举动。她打开衣橱看了看,就端坐在大床的一端。我出来,坐在她身旁,她下意识地挪移身体让一让,我再挨近她,搭住她光裸的肩膀。细肩带有个小蝴蝶结。她只是露出了肩膀和大腿,但好像己经是脱光了一样。我抚弄那蝴蝶结时,她打了一个哆嗦。她害怕我会解开那个结,睡袍就会松脱吗?

  「妈,欢迎你回到家。这就是你的家,我们的家了。你喜欢吗?」我按着她的肩头,轻轻揉着。

  「房子太大了,我怕会在房子里迷路。」

  「其实,房子多大,我们只睡一个房间,一张床。来美还不够一天,你己经做得很好了。」然后,按一按床头摇控制,把睡房的灯都熄了。我把我的手从她肩头滑下,揽住她的腰,把她向我拢过来。她的身躯就靠近了一点。

  她又打一个哆嗦。

  「以为你睡了。看你满怀心事。不习惯吗?」

  「可能有点,我不知道。」

  「和我在一起,不用担心。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最亲的人了。你来了就安心享福吧。在美国,什么都有。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想去什么地方,我带你去。

  我都答应过你。」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很孝心。」

  「你一定要放心。在美国,儿子可以不养母亲,但丈夫不能遗弃老婆,要付胆养费的。你不单是我的母亲,而且在身份上做了我的妻子。所以你不用忧心些什么,明白吗?」「其实我担心假结婚犯法,会负累你。」

  「嘘﹗千万不要说假结婚。我们是真结婚。假结婚是欺骗政府,人们识破了,会抓我们坐牢的。一切手续都是正式的,你是我的合法妻子。」「但是……那只是做给移民局看的。」「不要这样说。都是真的。都是事实。每天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和彬儿结婚了,和他是真正的夫妻。记住,不要露出马脚。」「我怕会做不来。」「不用担心,不是太难的。美国和国内不同,私人生活最重要。关上门,不管在房里干些什么事,没有人会盘问你,干涉你。出外的时间,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一切依照我说的去办就行。」母亲点点头。

  「妈,要睡了,来个goodnightkiss,好吗?」「那是什么?」「美国人,睡前都会亲一亲最亲爱的人。母亲亲孩子,丈夫亲妻子之类……」我没待她回应,绕住她腰肢的膀子使点力度,她的身体靠过来,她钭倚在我怀里,来不及反应,我们的嘴唇己经交缠着。她的眼眸游移一回,便合起眼。

  我的吻不会与机场吻她时一般狅热,那是个突击,来得轻狂,现在是睡前一吻,旨在温馨,温柔。如果她能体会到的话,那是步向浪漫的开始。轻轻的吻,像是没是重量的羽看拂在她唇上,她张开眼,以为完了,遇上我充满柔情的眼,马上闭上。妈妈我发现你接吻的经验不多,以后接吻多了,渐渐会懂得每一个吻的分别。

  妈妈的身上,解下乳罩,披上薄纱般的睡袍,柔软得多了。身体倾斜过来。

  我的心从她腰肢逐寸上移,在她乳房的下缘探索它的圆周,并触摸她的乳尖。那肉团柔软的藏在我掌中,像拿着稀世珍品,放不下来。女人如此给人玩弄乳房,必会十分惊惶,挣扎。但她没有反应,像睡了一样。

  她在我臂弯重她愈来愈沉重,我在她耳听叫她一声,看看她睡了没有。她没回答。尽是眼皮沉重,撑不开眼。我抱她上床,她一双裸露的大腿在睡袍下掩映。

  我让她安详入睡,但我不能眠。实在兴奋过度,现在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不是梦中。我端详母亲慈祥的面,经过风霜,仍存纯朴与温驯。我轻轻的爱抚她的脸,她的肩,她的乳。然后从脚丫子,小腿瓜,大腿扫上去。探到己撩起的睡袍下,把她的小内裤一寸一寸的拉下,到膝上。从那个狭窄的角度,观赏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出口。那肥美香甜的阴唇,饱满的耻丘和鬈毛,令我垂涎欲滴。

  我把她的大腿分开一点,把一个指头探进去。妈的身体略为移动,我就缩回。

  等候她调整睡姿,把她的屁股蛋儿先作个近距离的监赏。她好像知道我所想所求的,侧身蜷曲而睡。那不和是小时候见过的,一样结实的臀儿。和她乳房一样,比从前肥大。但是,我摸一摸,试验它的弹性,我有信心,如果她能为我好好的保养维持,还可以为我服务很多年。这些东西不能称为「名器」,我不缺乏女生女教授投怀送抱,但是,那些都是妈妈的东西,她不会容易给我,以后用的候,要珍惜着,爱护着。

  当我在她臀儿上吻一吻时,她又挪移身体,并发出梦呓。我怕惊醒她,替她把小内裤穿好,就侧卧在她身边,让她的呼息喷在我脸上。

  我开始发昏了,但我支撑着,希望看到我的心上人,睁开眼时,就看见我。

  字节数:30392

  【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