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干妹妹的第一次激情】
人妻乱伦

作者:rrcsbhqs     阅读:
收藏本书
        这个妹妹是我在工作中认识的,她跟我同姓,当时她已经有了孩子,年龄比我小十多岁,就把我叫哥哥,妹妹长得并不漂亮,人很瘦,胸和屁股都不大,可以说我从认识她的那一天开始,对她就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我和妹妹的关系就一直这样持续了7年多,现在她的女儿都上3年级了,她和我本来在一个城市的,去年五月随丈夫调到了首府N市,见面更少了,但我俩还是跟平时一样,过年过节的时候问候一声,聊一聊家常。
 
  今年过完元宵,我出差来到N市开会,会期2天。事先我也没有告诉她我到了这里,当天的晚餐散得较早,因为喝了些酒,头有些疼,回到房间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
 
  正无聊中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看到是妹妹的来电。
 
  哥,吃饭了吗?又在哪里潇洒啊?妹妹还是那么口无遮拦,但这样的话从她口里说出来我却很享受,毕竟有个女人在关心着你。
 
  你猜猜,猜中有奖啊。我调侃说。
 
  你不会在N市吧?这个妹妹可真不笨。
 
  我今天来N市开会,刚刚吃完饭
 
  哦。来N市也不告诉我,是不是跟那个MM在一起?老实坦白!她知道我在有个情人,以为我跟情人在一块来的N市,就在电话里嚷了起来。
 
  乱讲,我是来开会的,你以为我来泡妞啊?我的酒店离你家又不远,你过来看看不就清楚了?好几个月没见着她和她女儿了,我把酒店名和房号告诉了她,并嘱咐她把女儿带来,虽然春节刚刚过,过年的红包还是要补上的。
 
  等我啊,我要过去拿红包,我马上就到。
 
  10多分钟后,她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但她女儿却没来,原来女儿前天跟爸爸回乡下奶奶家过元宵还没回来。.
 
  好暖和啊。 妹妹还是跟一般白领一样的打扮。进到26度的房间,她就把羽绒服外套脱了,只穿了件紧身的粉红色的薄羊绒衫,下身穿条短裙,腿上是网状黑丝袜,还把长靴给脱了,说要给脚透透气。看到我面红耳赤,一身酒气,她又开始埋怨我了:喝那么多干嘛?少喝点不行吗?
 
  我没理她,先从包里拿出个500元的红包递给她,告诉她是我这个当舅舅的给她女儿的,怕等会聊聊天给忘了。妹妹也没推辞,放进自己的包里,
 
  我们俩一人坐在一个床边上,东拉西扯的聊着,不久,我感到酒有点上头,就用手拍了几下脸,细心的妹妹看的,就起身到卫生间拿了热毛巾,让我躺下,把毛巾轻轻的盖在我的脸上,我倒是很享受的接纳了她的关怀。
 
  我闭眼躺着床上,听着她的唠唠叨叨,在换毛巾的过程中,她的手指不时触摸着我的脸庞和脖子,她又把手放在我的头上,不停的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我的头发,并告诉我妹夫在酒醉时,很喜欢她这样子抚摸,问我是不是舒服点。我点点头,从心里涌现出一种暧昧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认识她那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她把渐渐变冷的毛巾拿开后,我从眼缝里看到她坐在我的身边,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继续在我的头上抚摸着,身体前倾着,粉红色的紧身衣把她的身材绷得紧紧的,从这个角度看,她的咪咪还是比较大的,但我估计是胸罩的原因,因为我见过她穿夏装,她的咪咪应当不会那么大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中,男人的本能逐渐显现出来,鸡巴慢慢的抬起头来,把裤子顶了起来,我知道这样很糗,就努力想放松下来,可是喝了酒的男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小弟弟是不会听从你的指挥的,反而会更加涨大。这时,妹妹正好扭过头去看电视,我想她应当看见了我那鼓鼓的裤档,就不好意思的转头回来,我趁她回头之前就赶紧把眼睛全闭上,好让两人都没有那么尴尬。
 
  我竭力控制着越来越沉重的呼吸,也感觉到妹妹抚摸我头发的手也越来越温柔。她呼吸的气息不时喷在我的脸上,使我的脸上痒痒的,我实在忍不住,要伸手挠了一下,恰巧与妹妹的手碰在一块,我顺手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温度很高,而且在微微颤抖,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揉着,慢慢的她的手没有那么僵硬,顺着我的动作在抚摸着我那有点滚烫的脸,我睁开眼,正好与妹妹的眼睛对视在一起,她不好意思的把目光投向别处,我看着她那起伏的胸口。把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腰间,揽住了把她拉向我的身上,她顺势就倒在我的身上,我放开她的手,把她的头扭过来面对着我,微微抬起头,对着她的小嘴吻了上去,此时她并没有挣扎,顺从的张开小嘴,让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吸允着她的香舌,一股清香直沁入我的心田里,激起了我无限的欲望。我翻过身把她压在下边。舌头不停地在她的香舌纠缠着,她的呼吸愈来愈紧,脸愈来愈红,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腾出手撩开她的衣角,要解开她的短裙。妹妹也配合着我,让我顺利的解开了裙扣,并自己把连裤袜脱了下来。
 
  我径直把手放在她的阴部,没想到妹妹还挺浪漫的,竟然穿着蕾丝透明内裤,我透过内裤,抚摸着她的逼,呵呵,她的逼早已经春潮泛滥、水汪汪的了,我把中指插进逼缝里,一股热潮顺着手指流到了我的手掌上,随着手指在滑滑的阴道里插进插出,她的水流得更多了。妹妹的脸更热了,她含着我的舌头支支吾吾的呻吟着,一副很骚的样子,这可是平常根本没见过的啊。
 
  这时我的小弟弟还是被束缚在裤子里难受极了,就停下那只摸逼的手来解我自己的皮带,
 
  啊,哥,不要停,这里好痒呢妹妹喊了起来。原来她正在享受的很舒服的时候逼里突然空空的了,她急忙拉住我的手往逼里塞。
 
  然后妹妹自己帮我把皮带解开,把我的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后,用小手紧紧的握住我的小弟弟,生怕鸡巴会逃走似的,不时上下套动着,
 
  哥,鸡巴好硬啊。
 
  小弟弟在她的小手的刺激下,就像要爆炸一样,直直的、硬硬的让我再也无法控制,我弓起身,把妹妹的内裤一把拉下,弟弟顶在她的洞口,早已湿润的阴道使弟弟顺利的插进了逼里,只听到妹妹啊……了一声,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她也急的不得了,正等着我把弟弟插进去呢。
 
  我大力的抽插着,每次都把龟头抽到妹妹的洞口,然后使劲插到逼里面。前面说过了,妹妹很瘦,屁股也不大,妹妹的阴部不是很丰满,当我插进去的时候,弟弟就像长驱直入一样,直接就插到了子宫颈上,由于妹妹正在兴奋过程中,她的子宫口是开着的,我的弟弟也就很容易的进到子宫里。这里倒不是说我的弟弟有多长,我的弟弟只能说一般般大,因为我用的保险套是中码的,看来是妹妹的阴道有点短的缘故。
 
  妹妹随着我的每次抽插,呻吟声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快,在她的呻吟声的带动下,我只抽插了一百多下,就把积累了快10天的精液射进妹妹的逼里(最近一次操逼是大年初七早上上班前跟老婆做的)。妹妹此时也刚刚到高潮,她也感觉到我在把弟弟深深地插在逼里,龟头一动一动的,知道我在射精,就使劲夹着我的弟弟,让子宫头吸着我的龟头,使滚烫的精液浇在子宫里。我趴在妹妹身上,妹妹双手楼着我,鸡巴和逼也紧紧贴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软缩下来的鸡巴从逼里滑了出来。
 
  哥,下来吧,我去洗洗。妹妹温柔的说道。
 
  我翻身躺在床上,妹妹淫水和我的精液把床单上弄湿了一片。妹妹把枕巾垫在湿湿的床上后起身跑进卫生间里,狂风暴雨过后的我则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当妹妹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身上裹着大浴巾,她双手抱着胸,低着头站在床前,看得出来她还不好意思呢。
 
  妹妹,上来吧,外边冷我抬起身,把手伸向她.。
 
  她红着脸没有理我,转身掀开另外一张床的被褥,钻了进去,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我跳下床来到她的面前,想拉开她的被子,她压着被子边,望着我娇媚地说:不要,还不快去洗洗?
 
  我这时才记起我吃过饭后还没洗澡呢,刚才的激情使我的身体也有些腻腻的,啧我亲了下妹妹,老老实实地去洗澡了。
 
  把沐浴液冲洗干净,我三下五除二的抹干身体,直接钻进妹妹的被子里。妹妹正背对着我,我一只手伸向她的脖子下面,另一只手把她的身体翻转过来,只见她闭着眼睛,使劲往我的怀里靠,用头顶在我的下巴,不让我看她的表情。我揽紧妹妹的身体,抚摸着她的光滑的背后。妹妹是南方人,虽然她的肤色没有北方人那么白,却也很嫩很滑,刚刚冲过澡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由于刚才在与妹妹做爱时只顾一个劲的冲锋陷阵,没有能够好好玩味妹妹的玉体。我慢慢的从妹妹的后背、脸庞、脖子、肩膀一路抚摸过来,妹妹真的非常瘦,都可以摸到她的骨头的形状了。
 
  我低下头顺着她的脖子亲向她的胸口,果然像我之前所想象的一样,妹妹的咪咪很小,简直就是飞机场,但她的奶头却很大,突出来硬硬的、有点长,在我的舌头的刺激下,她的乳晕上的毛囊一颗颗的竖起来,排列在奶头周围,摸起来有种刺刺的感觉。
 
  哥,我的奶奶是不是太小了?妹妹低声问。
 
  是有点小。我点点头,把奶头从嘴里吐出来,安慰道:你别看你大嫂(指我老婆)那么胖,她的奶奶也只比你的大一点,都差不多了。
 
  哦,那你不是很亏啊?找的女人的奶奶都不大,男人不都是喜欢大奶奶的吗?妹妹把我的头推往另一边奶子,她与我的情人一块吃过饭,她应当也看得出我情人的胸也不大。
 
  是啊,我和妹夫都很亏啊!我打趣道。
 
  你还亏啊,那么多的女人给你搞了。妹妹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头,带着醋意的说:我结婚后,除了你妹夫可是没有碰过别的男人。
 
  妹夫现在身体好点了吗?我知道妹夫前两年因为脑部长了个良性肿瘤做过手术,身体不太好。
 
  好点了,就是累不得。
 
  哦,我饶有兴趣的问道:还经常做爱吗?
 
  他弱成这个样子,两三个月都做不了一次妹妹幽幽的抱怨着。
 
  你不想啊?
 
  想啊,但我又怕他累着,累病了还不是我来侍候他。妹妹叹了口气,又换了一个奶子让我吸允:白天忙上班,晚上忙他和女儿,累得要命,倒下就睡了,也不想那么多了。
 
  我能够理解妹妹刚才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投进我的怀里,30多岁的女人正是要男人来浇灌的时候。
 
  我把脑袋朝下拱,妹妹的腹部平平的,没有一点赘肉,我用舌头在她的肚脐周围舔了舔,痒的她的肌肉收缩起来。我继续往下探寻着,也许是瘦的缘故,妹妹的阴毛不是很茂盛,当我的嘴巴碰到她的洞口时,她打了个冷战,也许她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舔她的逼,她紧张得用双腿把我的头夹了起来,我把她的双腿往两旁分开,用舌头轻轻撩开花瓣,妹妹花瓣里边很干净,除了有点我刚才射进去的淡淡的精液味以外,没有其他异味。我很快找的了那颗小花蕾,不停用舌头撩拨着,妹妹在我的挑逗下,桃源洞里的水越来越多,流到嘴里有点咸咸的味道,水流得越多,妹妹越发把我的脑袋夹得更紧,一只手也伸向我胡乱抓了起来。
 
  我知道妹妹这个时候最需要什么,就将身体倒转过来,把下身伸给了她。她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鸡巴往嘴里塞,我那早就涨的红红的鸡巴顿时被温柔湿润的小嘴包裹起来,妹妹的口活不是太好,牙齿不时刮中我的鸡巴,但她还是不停的吞进吐出,并认真地用香舌吸允着我的鸡巴,不时发出啧啧声,小手还不时揉着我的阴囊,就像拿到了天大的宝贝一样。妹妹在我的舌头的侵袭下,呻吟声不断,突然,妹妹呼吸急促,身体发硬,紧紧吸允着我的鸡巴,把逼使劲贴向我的嘴,一股阴精涌了出来,流了我一嘴一脸--------妹妹高潮了。
 
  等了好一会,妹妹才缓过来。我用手抹了一下嘴边和脸上的淫液,轻轻把暴怒的鸡巴从妹妹的嘴里抽出,然后转身把鸡巴戳向妹妹的蜜壶,鸡巴根本就不需要手来牵引,自己就找到了洞口,顺势就滑了进去。
 
  哥,先别动,我要好好感受下你的大鸡鸡。我正想抽动鸡巴,妹妹却按住我的屁股,让我整个身体趴在她的身上,并把双腿盘在我的腰间,好让我的鸡巴插得更深。
 
  刚才舒服吗?我吻着她的耳垂问道。
 
  好爽,像飞天一样!妹妹调整了一下体位,好让我更加舒服的压在她的上边:哥,我的逼紧不紧?
 
  好紧,一点都不松。我的鸡巴被她的阴道包裹得紧紧的,她的子宫颈把龟头吸住了,阴道壁还在不停的蠕动着,感觉好极了。
 
  人家是剖腹的,当然紧了。妹妹加大了紧缩阴道的力度:我要把你的鸡鸡夹断去。
 
  夹断了以后你就不能再享受不到我的鸡鸡了哦。我打趣道。
 
  我要把鸡鸡夹断在我的逼里,这样就可以天天享受了。妹妹一脸的期待。
 
  那我妹夫岂不是要守活寡?
 
  我不会把你的鸡鸡拿出来再让他进去啊,我才不笨呢妹妹调皮的说。
 
  我慢慢抽动着鸡巴:哇塞,不给拿出来,我要和妹夫一块操你。
 
  不行,两个鸡鸡会把我的逼撑大了妹妹摇摇头:那我就不给他搞,只给你搞!
 
  那更不行,妹夫搞你可是天经地义的啊。我可不愿意破坏妹妹的家庭:这样吧,你可以把我的鸡鸡拿出来,让妹夫插前面,我的鸡鸡插后面。
 
  后面?哪里的后面啊?妹妹茫然的问道。
 
  我听了一阵惊喜,看来妹妹的后门没有被妹夫开发过。我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神秘的在她的耳边说:就是你的屁眼啊。
 
  坏蛋,你要死啊!妹妹的粉拳落在了我的身上:那么脏的地方你也想插。她一边打,下身一边抬起迎合着我的鸡巴的抽插。
 
  看到妹妹已经动情,就退出鸡巴,把她翻转过来,让她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来了个老汉推车,大力抽插起来。看来屁股小有屁股小的好处,鸡巴没有了屁股肉的隔离,反而能够更深的插到妹妹的子宫口里。妹妹的逼里的淫水随着我鸡巴的抽插,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
 
  啊,啊。好舒服,哥,插深点,妹妹也在配合着我的抽插,尽量使鸡巴插得更深些。
 
  不久,妹妹的又高潮了,高潮中妹妹瘫倒在床上,我的鸡巴也滑了出来:哥,我没力气了,你自己搞吧,我随便你搞,不要管我了。
 
  看到妹妹这个样子,我就只好把她又翻转过来,把她的双腿架到了我的肩膀上,整个逼都露了出来。我把鸡巴向前一捅,用力插了起来,妹妹闭着眼睛,在我的抽插下头部摇来摇去,双手抓住床单,嘴里支支吾吾的,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呻吟,逼里继续泛滥着春潮。
 
  梅开二度的我这个时候勇猛非常,很快又把妹妹送上了高潮,随着妹妹淫液的喷出,被逼刺激了好久的龟头一麻,我把鸡巴深深的顶在妹妹的子宫颈里,一股股浓精也喷薄而出,浇在了妹妹的子宫里
 
  我把妹妹的双腿从肩上放下,让她盘在我的腰上,鸡巴继续紧紧的插在逼里边,粗喘着气压在妹妹的身上休息着,,妹妹迷蒙的双眼看着我,双手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身体,直到鸡巴软缩后从逼里滑了出来。
 
  哥,我去洗洗。她把我从身上推下来,进了卫生间。我继续躺在床上,没有动弹,连续做爱把我储备的气力给用尽了。
 
  忽然,一条温暖的热毛巾盖在我的鸡巴上,感觉到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妹妹,好舒服啊。
 
  妹妹一只手把柔软的鸡巴拿起,一只手用毛巾轻轻的抹去淫液,嘲笑道:刚才不是硬的像铁棍吗,怎么现在像条蛇了?
 
  我睁开眼,笑着说:要不要等会再试试?
 
  不要了!妹妹用埋怨的口吻的说:你把我的逼搞得都有点肿了,刚才小便都有点刺痛了。
 
  我转头向着妹妹的下身,用手轻轻地分开她的花瓣,看到里边红红的有点肿,被我的鸡巴摩擦得有点破皮了,难怪她小便有刺痛的感觉,我轻轻的对逼里吹了吹气,想让她好受些:哦,对不起,我太用力插了,下回一定注意。
 
  哼,是不是因为我的逼不是你专用的你就不爱惜,要把她捅烂去?
 
  冤枉啊。我赶紧解释道:你不是也叫我使劲搞吗?
 
  还说,我叫你使劲搞,不是叫你把她捅烂啊,叫你狡辩!她使劲的捏了一下鸡巴,惊得我差点跳了起来,生怕她把我给腌了。
 
  呵呵,世上只有累死的牛,哪里有耕坏的地呢。
 
  妹妹把毛巾丢到床头柜上,俯下身,亲了我一下好奇的问道:哥,屁眼真的能插啊,不痛吗?
 
  可以插的啊,屁眼适应了就不痛。
 
  妹妹狡黠的望着我:你跟大嫂、二嫂插过屁眼吗?
 
  跟二嫂插过。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但我不敢告诉她,我的情人第一次肛交的时候哭天喊地的样子,怕把她给吓住了:你没有跟妹夫搞过屁眼?
 
  没有。她在我耳边悄悄说道:我给你留着,下次给你。
 
  好啊。我开心的把她揽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小嘴。
 
  躺了一会,我要回去了。妹妹抬头看了下电视里的时间:我不能在这里过夜,怕你妹夫打电话到家里。说完,起身穿好衣服。
 
  临走时,妹妹不让我下床送她,她亲了我一下,期待地望着我,问道:明天你回去吗?我上午偷溜出来陪你。
 
  我吃了午饭才走,上午我等你来,来早点好吗?
 
  嗯,我尽量。妹妹把门关上了。
 
  我在无尽的回味和期待中进入了梦乡。
 
【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