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母女】第二章(上)【完】
人妻乱伦

作者:icemen00     阅读:
收藏本书

  第二章  专干乾妈(上)

  寡妇走后,这里只剩下我和她的寡母「乾妈」林云雅。

  林云雅十七岁就怀了李悦容,她的丈夫是一个粗工,十二年前在工地摔死。

  她当文书把女儿养大,现在已是近五十的人了,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翘臀丰乳、俏面泛春,倒像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熟女。

  虽然因为年龄的原因有点丰腴,但乾妈的皮肤很好很白,虽然没有年轻时那么富有弹性,但是多了些成熟女人特有的味道。

  乾妈长长的头发经常挽在后面,微微下垂的肥奶肉感极了,而且乾妈的屁股特别好看,很圆很肉,颤巍巍地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想上去摸两下的屁股,这也是我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感觉。

  乾妈从不穿裤子,都喜欢穿些紧身的裙装,这点我到现在也没琢磨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我也不在意因为从她背后看她的美臀实在是一种享受。

  女人到这个年龄,可以说是充满着魅力和诱惑,李悦容回夫家后,我开始想占有她母亲,或者有机会和她做一次爱也好,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成熟的风韵是年轻的李悦容无法比拟的,看见这样的的女人你才知道什么叫风韵,什么叫动人心弦!

  她那挺翘浑圆肉感的臀蛋配以紧身裙不但魅惑而且勾人,更让人兴奋的是,她经常穿只包着半个屁股或者夹在屁股里的丁字型的三角内裤,简直让我鸡巴硬挺,夜夜失眠。

  有时透过她穿的外衣,隐约可以看到她那两个丰满肥硕的大奶子在颤抖,透过薄衣可以看到她不带乳罩时的乳尖,真想冲上去扒开玩弄一番。

  这天晚上,我手淫完觉得口乾舌燥受不了,就想到厨房去喝点冰水。

  当我走过的「乾妈」卧室,忽然听到「嗯……嗯……喔……」的呻吟声,仔细一听,像是乾妈的声音。

  「难道乾妈病了?」我心想。

  「喔……喔……用力……对用力插……啊……」又传来乾妈的声音。

  这时我明白了,原来乾妈是在自慰。

  「啊……啊……哦……亲爱的……用力干……痒死了……骚屄痒死了……」听到乾妈的浪叫声,我忍不住偷偷的走到门口,轻轻的推一下门,「咦!门没锁,太好了!」心中一阵窃喜。

  门被轻轻地打开一条缝,我从缝隙中正好可看到在床上埋头自干的乾妈。

  乾妈躺在床上曲起两条雪白的玉腿,分得开开的,手放在胯下,气喘嘘嘘的扭动屁股,手指进进出出的抽插着,乾妈微张着嘴,半闭着眼娇喘着,肥大的屁股直摇,嘴里不停的浪叫「嗯嗯……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看着乾妈的骚样,我的鸡巴禁不住又硬起来了,我开始欣赏乾妈的精采表演……乾妈的身材真的很好,两个丰满肥大的乳房比小寡妇的还要大。

  突出的奶头是紫红色的,平坦的小腹下有一片乌黑亮丽的阴毛,饱满的阴阜上面已满是淫液。

  真不愧是熟女。

  看到这儿,我的鸡巴已涨得难受,忍不住用手套弄起来。

  一边手淫一边看乾妈美丽的粉面,平日端庄贤慧的脸,此时却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述的骚荡。

  我眼睛像要喷火一般,手飞快的套弄着胯下粗硬的大鸡巴。

  看了许久,乾妈忽然叫道「子明……你……你……要射……了吗……」我心中一惊!

  美人乾妈竟在幻想和我做爱!看来只要有适当的引诱,完全得到美人乾妈应该不难。

  而云雅乾妈此时正在兴头上,还沈浸在自己幻想之中「不……你……你……再忍一会儿……忍多一会儿……」「啊……啊啊……忍不住……啊……」我像是和她对话一样,心里应和着美人乾妈。

  「啊……啊……子明……你又射了……」我心中的话还没说完,美人乾妈心中的我就射精了。

  「你……你……每次都是这样,哼……」云雅乾妈无力地瘫倒在床上,还在自导自演着乱伦戏。

  她伸手捞起一边的三角裤,用三角裤擦拭自己的阴户。

  躲在门后的我此时才看见美人乾妈那神秘的阴户,由於手指刚抽出来,两片肥厚的阴唇还没并拢,中间有一个粉红的小洞,淫水还不停的涌出。

  「这骚洞多迷人啊,要是能随我的意思把鸡巴放进去那……」想到这,我几乎忍不住想冲进去。

  这时云雅乾妈擦完了站起身来,我吓了一跳,赶紧溜回自己的房间,连水都忘了喝了。

  回到房内,我满脑子都是乾妈那迷人的姿态:风骚的表情、丰满的肉体、淫荡的阴户……「噢!乾妈,我要操你。」我呻吟般叫道。

  欲火把我烧得全身滚烫「不行,要去喝点冰水,要不然会热死。」我走出房间,向厨房走去。

  经过乾妈卧室,室内已经没有灯光,想是已经睡了。

  我放心的到厨房喝了一大杯的冰水,心里才觉得好受一点,硬得发酸的鸡巴慢慢的软下来。

  撒泡尿正想去睡,当尿完要洗手时,看见洗手台上放着一条粉红色的小三角裤……耶!这不是美人乾妈刚刚擦完骚屄的三角裤吗?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刚才云雅乾妈擦完骚屄出来喝水,顺便把湿透了的三角裤带出来想洗一洗,后来因为看到我,她躲回房间后就忘了?

  我看到这性感的小内裤,使刚刚平息的欲火,又再燃烧起来。

  颤抖的手拿起沾满着美人乾妈淫水的三角裤,放在面前,只觉得一股淫荡的味道迎面扑来「乾妈你下面的味道好骚……」我用力的吸闻着,并用舌尖舔起来。

  我一边闻一边幻想舔乾妈的阴户

  林云雅直到这时才想起了刚刚上完洗手间,自己的内裤忘了洗,於是起床朝洗手间走来。

  她见洗手间门半开着「子明在里面,糟……他不会看到我的……」想着她加快脚步走过去,正好看到我在舔自己的内裤。

  她被乾儿子的举动惊呆了,不知所措,我要不要阻止他呢?她想。

  此时我从镜子里面注意到了门缝中的美人乾妈,但我却假装完全沈浸在幻想当中,浑忘周遭的一切。

  「乾妈……你好骚……」来吧,看看乾儿子的肉棒有多大……看见乾儿子这样,她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乾儿子好像是在舔自己的骚屄一般,她全身不由得热了起来。尤其是骚屄好像真的被舔一般骚痒难耐,淫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啊……受不了了……」

  我忽然掏出自己的大鸡巴来,云雅乾妈眼前一亮「哇!好大。」她险些叫出声来。

  此时我整根鸡巴青筋暴凸,大龟头红得发紫,足有鹅蛋般大,一翘一翘的高高挺着。

  我一边猛嗅着三角裤,一边开始用手套弄着肉棒。

  「乾妈……我的肉棒大不大……你喜不喜欢……」好大、乾儿子我好喜欢,林云雅看着忍不住吞一口口水,下面更是痒得厉害,两片阴唇迅速的充血膨胀起来。

  「乾妈……乾妈……我要干你……我在干你了……」我手套弄着勃起的粗硬鸡巴,宛如鹅蛋的硕大龟头,紫红发亮,茎身上青筋怒起,黏稠的透明液珠,从伞状龟头的马眼不断渗出,让大肉棒更显淫秽。

  林云雅也忍不住了,用小手隔着睡裤抚摸着骚屄,眼睛盯着乾儿子巨大的鸡巴,那副神态真是骚到极点、淫到极点。

  虽然她一再提醒自己「不……不能这样子,他是你的乾儿子。」可是又有一个声音响起「为什么不能,他只是个跟你没关系的男人,我就是要这样的大鸡巴。」「淫荡的乾妈,乾儿子要干死你!」浴室里的我轻声地喊着。

  这时我把三角裤缠绕在鸡巴上,放在洗手台边缘抓住两边,两手紧紧扣着洗手台的边缘,好像抓着女人的屁股一样,开始用力地挺腰套弄。

  林云雅的眼中,乾儿子就像是抓着她的屁股一样,每撞一下,林云雅都觉得是干在自己的骚屄中一般,心中狂叫「好儿子,乾妈的骚洞就在这里,快来干吧……」「射了……乾妈……都射给你!」

  弄了好一阵子,我终於忍不住了,身子一颤,一股精液猛的射出,射在洗手台的镜子上。我整个人像虚脱一般,闭着眼睛靠在墙上大口喘气。

  「好多……」林云雅看到这里忽清醒过来,逃也似的溜回房间。

  我微微笑着看着美人乾妈逃跑的背影,休息了一会儿,稍稍「布置」一下就回房去了。

  果然,云雅乾妈等我回到房间,又悄悄的回到洗手间,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她拿起自己的三角裤,上面果然黏满了精液。

  「干完了坏事也不洗一下……」她有点恼羞。

  但跟着,她却开始嗅着上面的气息。

  这时候,我站在门外,从门缝中看得一清二楚,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录影。

  「这恐怕就是乾儿子鸡巴的味道吧?」於是她也学着乾儿子的样子,又嗅又舔起来。

  「唔……啊……我怎会做出这种事……而且还想着刚刚发生的事……」她的身子顿时又热了起来。於是她靠在墙上,一条腿撑在另一边的墙上,把大腿叉开成最容易抚摸到的九十度,内裤敷盖在那沾满爱液的蜜穴上。

  她一手搓揉着乳房,另一手拿着三角裤伸到两股之间,食指和中指包缠着沾满精液的三角裤,在阴核上作反覆的磨擦,还浅浅地没入那不断流出蜜汁的穴中,好像那就是乾儿子的肉棒一样。

  她幻想着,乾儿子把自己按在床上,抓着自己的腰,猛干自己……寡妇林云雅,三十七岁,在乾儿子干乾妈的幻想中,兴奋和快感早已把羞耻丢到九宵云外了。

  她现在只想乾儿子粗大的鸡巴,插在她的里面……云雅乾妈把睡袍的带子解开,露出微微下垂的雪白巨乳,尖挺的乳头显示了它现在的亢奋状态。她把身体转了过来,将红得发烧的脸和乳房紧贴在冰凉的瓷砖上。

  由乳尖传来的冰凉感觉刺激了她,让她更加兴奋而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包着精液内裤的手指不断的深入那一直流出浓浓蜜汁的穴中,然后手指在内不断地挪动。

  精液在穴内传来滑腻的摩擦,带给她阵阵的快感。

  「唔……啊……啊……我是个变态的乾妈……」体内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云雅乾妈不由得两腿发软,坐倒在地上,但手指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刺激那阴核中最敏感的部位。

  「唔……啊……哦……啊……嗯……啊……」终於她达到高潮了。

  略作休息,穿好睡袍无力的回到房间。这一夜她睡得特别香。

  以前林云雅都不穿内裤赤裸的手淫,但从这次之后林云雅都是故意穿上三角裤,因为想到乾儿子会嗅会舔这件三角裤,她的三角裤真的变成湿淋淋了。

  从此以后,林云雅每次穿三角裤时就会想着乾儿子,陷入肉缝里时就觉得乾儿子的鼻子在摩擦,感到非常舒服。

  大概是这样的关系,湿润的程度比以前增加。

  还有在换三角裤以前故意手淫,让那里湿淋淋的,使乾儿子更高兴。

  自从上次意淫了乾妈的内裤回来后,我对和乾妈间的相互偷窥游戏产生强烈的兴趣。

  在那之后,乾妈常常把内裤「忘在浴室里」,因为她知道乾儿子正紧盯她的内裤,所以每次放完之后,总是会回头去偷看乾儿子自慰,等他射精之后,再把沾满精液的内裤拿来手淫。

  我也很配合地趁乾妈在浴室放下内裤后时,就拿着洗衣篮跑进去假装要洗澡,却是拿起乾妈的内裤自慰给乾妈看。

  当然门口早就被我多装了一个偷拍的针孔,乾妈的视线死角处,我的洗衣篮里就放着一台接收器和小萤幕,我便是一边看着乾妈手淫,一边用乾妈的内裤自慰,脑中想像着跟乾妈交媾的画面兴奋不已。

  我已经对乾妈的肉体产生了高度的兴趣……一天天的愈来愈想要干乾妈的骚屄。

  其实乾妹刚离家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了,趁着有次乾妈下班回家的路上,扮作陌生人,性虐并且强暴了她!

  虽然我留下了很多证据,乾妈事后却没有报警,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在这社会风气里,有勇气的女人显然不多,乾妈更是那种逆来顺受的认命女人类型。

  但只有那一次显然没办法满足我,反而加深了我对乾妈肉体的饥渴……我想要的是乾妈像乾妹妹李悦容一样,乖乖听话任我予取予求!

  终於有一天,我放了一个礼拜的长假,我知道机会来了!

  知道我要在家里住几天以后,林云雅心中也莫名的兴奋。

  这天回家,见到乾妈在厨房洗碗盘的背影,尚未除下的上班套装是我喜欢的短外套加上略为透明的白色衬衫,里面穿着若隐若现的紫色小背心,下半身则是穿着轻飘飘的黑色丝质窄裙,配合透明肉色的丝袜,衬托着乾妈修长的美腿上,令人产生无限的暇想。

  (如果能照A片的剧情,从背后抓着她的奶子,将乾妈按倒在流理台上狂操一番……)我的裤子又不知觉地配合幻想而鼓胀,真想就这样从乾妈背后插入。

  我在房间计画了一阵,忽然听到厕所有声响,於是心生一计,我故意换了一条很贴身的自行车短裤,不穿内裤,走到洗手间门口,我假装尿急以为没人在,在门口就拉下了裤子,甩着勃起的肉棒,开门冲了进去,乾妈正在里面,我「吓了一跳」。

  「啊!子明……」

  乾妈穿了件相当性感的白色韵律装,几乎透明得不像话,一眼就看出里面是完全真空,不但可以看到她乳房的轮廓,连乳晕都清晰可见,而大腿则是放肆的裸露出来。

  (太性感了……)我吞了一口口水,假装一时愣住了,大龟头对着美人乾妈一抖一抖的。

  「有什么事?」云雅乾妈强自镇定,假装没注意,拿起洗面乳在手上看来看去,眼睛的余光却一直瞄着我的肉棒,好大……子明憋得急了吧……又红又胀……好像很烫手的样子……「嗯……乾妈,我……想……上……厕所!」我「好像」如梦初醒,连忙想把肉棒塞回裤子,却又「笨手笨脚」,让肉棒对着乾妈不断甩动。

  「是吗!赶紧进来吧!」云雅乾妈脸色潮红,给我让开了路,低着头就想走出去。

  当云雅乾妈走到我侧边时,我却「啊……忍不住了!」,强力的尿柱从硕大的紫红龟头中喷射而出,几乎射到美人乾妈的胸口上。

  云雅乾妈好像中了定身咒,毫无掩饰,直愣愣的看着我的龟头射尿!

  过了片刻,她打了个冷颤,低着头红着脸,不发一语走了出去。

  当乾妈转过身时,我才发现她韵律装的背部也露了大半,将乾妈白晰的肌肤展露无遗。

  当她背对着我走进去时,那肥骚淫臀还一扭一扭的,看得我的鸡巴在更加硬挺起来,就算这时候拉上裤子,也会因为裤子贴身,所以完全挡不住肉棒的巨大轮廓。

  我在浴室里,因为鸡巴已经硬胀,裤子鼓大得不像话,我偷偷打开浴室的门,乾妈正对着电视做起韵律操了。

  (偷偷的看一会吧……)我将门再推开一点,乾妈失魂落魄地看着电视,机械地两手抱胸正跟着电视里的人做动作,两颗娇美的乳房因为过度的挤压,更明显地呈现在我眼前。

  随后她又将双膝跪在地上,大腿撑得开开,仰躺在地上,包裹她的紧身衣裤已经被汗水湿透,而下体的布料更是几近透明,阴唇的轮廓明显的浮现出了来,肉缝处有如花蕾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淫秽,再往上是一丛黑色的阴毛。

  乾妈瞧着电视,大腿张得更开了,湿透的裤裆下,更显示出肥厚的阴唇正在微微张合。我忍不住地开始掏弄肉棒。我一面看着乾妈扭动治艳的肉体、晃动娇美的豪乳、还有那雪白的丰臀,喔……我的阴茎都快搓掉一层皮了。

  我顶着巨大的肉棒轮廓一览无遗的裤子贴身,从乾妈面前走过,肉棒离她的俏脸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看得她几乎失神,动作也接连做错。

  回到房中在书桌前坐定,回想刚才的情景,我的鸡巴又胀大起来,於是边想着适才的情景边手淫,射出浓浓的精液……晚餐只有我与云雅乾妈两人吃,看到乾妈,鸡巴又在疼痛中勃起。

  此时乾妈已换了一套家居服,下身穿着素色短裙和珠光亮丝,乾妈此时仍在害羞,不敢直视我的眼神,因此没有发现我正肆无忌惮的偷窥她裙下走光的三角地带……我故意把筷子掉落地上,弯腰去捡时,正好看到乾妈的下半身对着我。

  美丽的双腿中间的缝隙露出肉色蕾丝缕空的内裤,几根阴毛还淫亵地冒出蕾丝之外,害得我疼痛的鸡巴又更加胀大了。

  再定神一看,乾妈竟然没穿内裤……那是缕空型的透明肉色丝袜!

  云雅乾妈居然穿着淫荡的缕空型丝袜,还在我的面前淫亵地暴露着。不知乾妈何时去买的?

  乾妈下体的前后,虽然有蕾丝挡在外,但依然可以感到那深层魔性的召唤,愈看愈是着迷……「子明,你捡个筷子怎么这样久?」听到乾妈的呼唤,我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但是全身已充满色欲的邪恶力量。

  快速地吃完饭回到房内,趁乾妈去洗澡时摸进乾妈房间,在乾妈平时放内衣的抽屉搜索一阵后,终於发现那缕空型的透明丝袜。当下拿了一件尚未拆封的肉色丝袜与一条黑色丝绸蕾丝内裤,马上溜回了房间。

  拆开包装,兴奋而颤抖的双手取出了缕空型丝袜,仔细一看,在缕空的内侧还有诱人的缀饰花边。

  梦寐以求的缕空型丝袜,温柔的丝质触感,与诱人的缀饰花边,我倒在床上享受着缕空的诱人触感。闭眼极力回想乾妈在餐桌内的下半身,那缕空型的透明白色丝袜,露出最淫荡的性器官;用手抚摸着缕空内侧诱人的缀饰花边,想像正在抚摸乾妈诱人的肉体与美腿,肉棒则享受着黑色丝绸蕾丝内裤的刺激触感。想像正用力干着乾妈的骚屄,直到高潮,又射出精液在乾妈的黑色丝绸蕾丝内裤。

  我只感到愉悦感与疲倦感袭身,便全身无力地躺在床上睡死过去。

  其实刚刚我在吃饭时的举动,已被林云雅发现了,但她并没说破,反而有意无意的张开大腿让乾儿子看个够。

  子明在看我的裙底……林云雅觉得身子似乎热起来了,越来越热,令她饭也没心思吃。胡乱吃了几口,就去淋浴给身子降降温。

  走进浴室淋浴,脱光衣物,打开水龙头透过热水的冲洗,她才松了一口气。

  从发生那件事已过去十天,乾儿子的大鸡巴在她心上留下的感触还没有完全消失,只要想起那一夜像妓女一样扭动屁股的情形,就会有股想钻进地洞的强烈羞耻感。

  只要想到这里,林云雅的身体就会像被点燃似的燥热起来,她忍不住发出哼声,意想不到的快感,从下腹部涌出。

  将莲蓬头的方向改变,但林云雅还是无法克制快感所带来的诱惑。

  一只脚踩在浴室里较高的部份,慢慢把莲蓬头转向上。类似肉棒的温暖感,打在大腿根上,使她想起乾儿子巨大的鸡巴。

  「唔……」云雅乾妈用手搓揉乳房,下体的骚痒感越来越强。

  云雅乾妈似乎忘记屋子里的乾儿子,一下靠近莲蓬头,一下又远离,配合着自己的需求调整水流大小,然后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

  「啊……不能这样……」内心虽然这样想,但握住乳房的手向下滑动,在湿淋淋的阴毛覆盖下的花瓣上,手指开始上下慢慢摩擦。食指弯曲,刺激着敏感的肉芽,到这种程度以后,就没有办法煞车了。

  好儿子……这是你害的……

  林云雅深深叹一口气,莲蓬头有千斤重似的,脱离她的手掉落在地上。

  林云雅已经无力站在那里,后背靠在墙上支撑身体。双手握住丰满的乳房,作梦般地呻吟着,一边玩弄乳头。把硬起来的乳头夹在手指间揉搓,她的呼吸随之更为急促,同时皱起眉头,全身都在为追求快感而颤动,身体的感觉走在思想之前。在花瓣上摩擦的中指,慢慢插入湿淋淋的肉缝里。

  「唔……啊……」甜美的冲击感使身体颤抖,忍不住弯下身体。无法克制的情欲控制了云雅乾妈,心里虽然想不应该这样……但是还是用手指抚摸肉芽,插入肉洞的手指先在里面旋转,然后改成进进出出的动作。

  林云雅的上身向后挺,轻轻闭上眼睛。立刻在脑海里出现我巨大的鸡巴,硕大的龟头撑开门户,粗大的肉棒长驱直入,那种无比的啊,要死了!

  对迅速到来的高潮感,林云雅紧缩臀部的肌肉,全身开始颤抖。刹那间,脑海里形成一片空白,但是这一次只是轻度的高潮,所以不需要多少时间就恢复了意识,但也产生自我厌恶感。

  究竟我在做什么?

  字节数:15453

  【本章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