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语人生
校园春色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江雪是一个大学老师,说来也巧,正好教李晨的英语。大学老师的工作其实是非常宽松的,每天只上一节课,2小时,其余的时间就是自己的。  江雪约了安琴一起逛街,女人见面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逛不完的街。安琴知道自己的好闺蜜在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总是调笑她老牛啃嫩草。

  安琴也是不多见的大美女,高高的个子,修长的大腿,乳房依然是那么高挺,从几乎透明的白色上衣後面可以明显地看见白色乳罩的带子。俩人苗条的身材忘那一站,路上的行人总是不住看过来。

  「雪儿,李晨又高又帅的,你是怎么勾引到手的?」「讨厌,再说不理你了……」年轻的离婚少妇有点脸红,是啊,自己比他大,还离过婚,很多人都不是看好他俩,江雪也是患得患失,感觉这份感情不真实。

  「你小心喽,你要是看不住我可是会趁虚而出的哦……」还没说完,江雪突然用手哈着安琴的痒痒肉,两女嘻嘻哈哈的打闹在一起。

  逛完街回家,安琴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她自己租的一套房子,一个人在这个寂寞的城市里。

  寂寞的夜晚总是漫长的,像安琴的这样的单身女人,在这个放纵的城市里,也同样的的感受着空虚和寂寞。

  想着白天和江雪的逛街,想着想着就想到江雪在李晨的胯下玩转承欢,欲仙欲死的样子,她的手慢慢的伸到下身,轻轻的抚摸着湿润的三角洲,在欲望和燥热下,艰难的睡着了。

  又是周末,一个同事结婚,中午去参加婚礼,安琴穿着白色的西服套装、及膝短裙、白色高跟鞋,一身素淡典雅的打扮很养眼,同事们纷纷敬酒,虽然我的酒量一向不错,还是有点多了,白皙的皮肤泛着浅浅的红色,头也是晕晕的。  身边的好友们吃完饭陆续的走了,安琴也站起来准备离开。这时候,一个腼腆的男孩走了过来「嗨,姐姐你好,我是新郎的弟弟,你是新娘的亲戚吗?」  安琴看着这个面带微笑的男孩,20多岁,个子不高,长的白白净净的,就像是女孩子一样,不禁莞尔一笑「小弟弟,我是新娘的同事,你平时都这样和女孩搭讪吗?」安琴像逗小孩一样小小的调戏着男孩。

  「我只和漂亮的女孩子搭讪,就像姐姐你一样。」男孩调皮的回答着,性感苗条的女教师和男孩开心着聊着天,男孩看她有些喝多了,接了杯水继续和她聊着天。

  不一会,安琴头有些晕,可能今天就有些喝多了吧,安琴心想,今天酒量怎么这么差,也没有喝多少啊。

  她迷糊中听男孩说「姐姐,我送你回家吧……」头越来越沉,迷糊中像是在路上奔跑,好累。

  当她睁开眼,眼前是陌生的房间,女教师茫然的看着房顶,看起来仍然有点晕。环顾着四周,瞳孔慢慢地收紧了,身体也往后缩了起来。看着身边的男孩,「请问……这是哪里?」

  「这是我家。」男孩微笑着回答她。

  女教师的脸色变得苍白。她记起这个男孩,她的心开始往下沉,她突然发觉被窝里自己什么都没穿,忍不住惊声叫到「混蛋,你都对我怎么样了?」「别担心,你昏迷的时候我没对你做过什么。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来,看你不舒服就帮你把衣服脱了,可是你的筒体太诱人了,忍不住就拍了几张照片,」少年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少年看着惊恐的女教师,接着说「姐姐,我不想干什么,照片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要你听话!」说完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安琴的脸完全失去了血色。虽然她一直认为自己独身但不禁欲,一夜情什么的也有过,可是这样和一个陌生人做爱,还是被迫的,这和强奸有什么区别?  少年走到床前,安琴扭着头不敢看他,一边叫一边挣扎扭动,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少年捉住她的两只小手将她按回去。少女陷进柔软的被子里,深吸了一口气大喊救命。

  年轻的女教师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全身都颤抖起来,终于不再叫喊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啊。」少年用手指轻轻刮蹭着她细嫩苍白的脸庞。

  「求求你……不要……」安琴小声哀求着,呼吸变得更加紊乱了。

  她嫌恶又害怕的扬起下巴尽量将脸转向一边,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被子里面,手指抚到滑嫩臀肉的剎那,安琴再也无法忍受的喊叫出来,少年看到她如受惊小鹿般的反应,更加故意的用力的捏抚丰满的屁股肉。

  「不要了!……你住手……」

  年轻的女教师带着哭音,双手拚命的压着被子,可是男孩的力气很大,手掌硬是伸进她两条死命夹住的大腿缝隙,大腿内侧的肌肤更是粉嫩。

  「姐姐,你的相片在我手里,你要是不配合我,明天说不定你家人,朋友会全都看见的。」安琴恐惧的想着相片在别人的手上,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裸体的样子,手上的力气小了,挣扎的力度也慢慢变松了,男孩笑着说「这就对了,姐姐,我会让你更快乐的、」被子被撩了起来,女教师的身体全面呈现在少年的眼中,欣长的脖子,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丰硕的大腿紧紧的夹着,身体不安地扭动着,无声落泪也变成了小声抽泣,少年看到这具完美的女体,分身早已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他俯下头,一边用指头绕着少女的小乳头打圈一边低下头吻上了少女的另一边乳头,又舔又吸的,女教师感到乳头传来一丝舒爽的感觉也不禁羞红了脸。  抽泣已经停止,可是眼泪还在一直掉落。没有被粗暴对待让性感的女教师的惊恐降低了很多,可是身体的感觉却让她羞惭,明明正在被强暴的可是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少年的手法很老道,安琴被抚摸的意乱情迷,身体渐渐有了感觉,她很羞耻,明明是强奸,身体确很敏感,就连心理上也是有点不在抗拒了……

  「姐姐,你都湿成这样了!」少年用双手把两片阴唇轻轻拨开,顶端一颗粉红色的小豆豆暴露在空气中,分开的阴唇中间是粉红色的花瓣状的小阴唇,整个阴道口都是透明的粘液在灯光下好像一朵带着露水的玫瑰花:「宝贝你的嫩屄太迷人了,又嫩又湿,我要好好尝尝」。说完一口把整个阴户含在口中,用嘴吮吸阴蒂,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着,用舌尖细细的舔弄女教师的阴蒂,阴蒂被舔弄的变硬胀大,像只小阴茎挺立在阴阜顶端,之后又用舌头舔阴道口,仔细品味从她那嫩屄中流出的淫液,感觉不够吃还用食指伸入嫩屄中扣挖,让更多的淫液流出,还说着:「姐姐,你的嫩屄好紧,我才伸进一个手指都被咬得紧紧的。」」哼…  …「安琴紧紧的闭上眼哀喘一声。身体本能的颤抖,下体已经湿的厉害,快感像海浪一样冲刷着他的大脑,她夹着双腿,攥住拳头不停的颤抖着,口中也发出忍耐不住的轻微呻吟声,是快感,也是身体发出的呻吟,是大脑控制不了的。  性感的女教师上下要害不断的抚摸和玩弄,挣扎慢慢的转化成顺从,嘴里也传来若有如无的呻吟声,小腹酸涨,淫水也不断从阴道涌出。

  玩了一阵之后,少年强制让安琴趴在床边,他跪在床上,坚硬的老二直接进入了湿滑的阴道。

  「啊、……」安琴皱着眉头叫了一声,努力的抵制者阴道里传来的快感,她不断地在心里提醒自己,我是被强奸的,我是身不由己的。

  随着抽动,淫液不断随着鸡巴的抽动涌出,使鸡巴越来越润滑,鸡巴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少年的阴经一般,不是很大,可是快速的抽动还是代乐乐很大的快感,紧窄,润滑的嫩屄让少年感到无比舒畅。他边用力快速抽插着,边对安琴说:「姐姐,太爽了,你太会流水了,你感觉如何?」年轻的女教师不说话,虽然她也很舒服,可是她还是不太好意思说出来,少年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嘴上接着说道「姐姐,你要是舒服就大声的喊出来!」安琴在少年的撞击下低着头小声的呻吟着,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发觉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脸庞,当她抬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赤着上身,穿着短裤的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她吓得尖叫了一声,紧张的情绪蔓延全身,阴道在紧张的情况下突然夹紧,少年差一点精关失守,强忍着憋住,手压着安琴光滑的后背,阻止他挣扎的乱动,大声说「姐姐,快打招呼啊,这是石头哥哥!」说着,还有几把狠狠的顶了几下,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年轻的女教师轻轻的哼了一声,羞愧的面庞赶紧低下头,不敢看着石头,安琴抵御着身体传来的快感,努力的调整呼吸,尽量的保持以正常的姿势小幅度的扭动屁股。尽量让自己的丑态不展现出来。

  安琴有苦说不出,没想到他们是两个人,惊吓中带着恐惧和无奈,可是现在这个样子更是让自己羞耻,在他人面前让另一个男人噬无忌惮的奸淫着自己。  「叫人啊,快点!」少年说着,一边大力的抽查着肉棒,还使劲的在年轻的女教师白皙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女教师吃痛,重重的呼了一声,艰难的低着头,小声的说「石头……石头哥哥……」石头抓起女教师的头发,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强迫她抬起头看着自己,哈哈笑着说道「叫哥哥干什么啊,声音太小了,听不清。」身后的少年明显加快了速度,撞击的力度似的女教师的身体不住的前后摇动, 强烈的屈辱感使她不由得发出难为情的哼声。少年的性能力不是很强,在快速抽插了几十下后,在颤抖下射出了精液。

  安琴在少年射完精之后,屁股的肉一下紧缩起来,同时身体向后挺。本能的动作让她希望肉棒继续抽插自己,少年短时间的抽插并没有满足性感女教师的欲望,身体的渴求让她紧紧地咬着牙,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嘴里也发出淫荡的呻吟。

  少年离开安琴的身体,石头用食指和无名指插进莉莉的阴道内,由慢转快抽动起来,精液伴着淫水顺着石头的手指留到床单上,大腿内侧也沾满了闪闪亮的淫液,淫靡的闪着光芒。

  石头粗糙有力的手指在阴道内不断进出,压抑的欲望被提了起来,女教师在石头的抚摸下,淫水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她扭动着腰,想要挣脱,可是石头另一只手用力的压着她的腰,她没有办法挣脱,只能撅在床上扭动的屁股,更像是配合着石头的抚摸。

  「你怎么尿了,要我把它擦干净吗?」石头故意调戏着美女教师。

  粗糙的手指磨擦着洞口,一道又一道的电流震的安琴浑身发抖,再加上中指在阴道内不停抽插旋转,她被刺激的乳头已经翘起来了,身体的反应已经压过的理智的羞耻,淫荡的呻吟声从安琴的嘴里重重的哼了出来。

  「啊……受不了了,别摸了……」美丽的女教师两腿发软,咬紧牙根,忍受那一波波袭来的快感。

  「恩,,,恩、、、」一种奇异的特舒服的感觉随即传遍了全身,并且那种舒服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的燥热也更加难以忍受,口中不自觉发出「恩。恩」的鼻音。

  「湿淋淋的,简直要溶化了……大概是想要了吧。」石头收回手指,放到鼻前闻了闻。

  年轻的女教师身体燥热,欲火难耐,在这时候只想要刺激,不论是什么样的刺激都好。

  「呜……快……已经……」一旦燃烧起来的肉体,需要刺激,屁股努力的抬高,紧紧地咬着牙,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空虚的身体需要充实,可怜的样子像发情的猫一样楚楚可怜。

  似乎看穿美丽女教师的心理。

  「还想要这个吗?马上给你更粗的!」「给我……我要……」安琴不要脸的哼哼起来,从开始的抗拒到现在乞求,她忘记了自己是被迫的,她也忘记了羞耻,只是想被人狠狠的操干,发泄自己已经焚身的浴火。

  石头听完哈哈大笑。迅速脱下自己的衣物,强壮的身体像是野兽一样,肌肉高高鼓起,下身的肉棒也是粗大异常,上面青筋暴起,像小孩手臂一样粗壮,看着就恐怖异常。

  石头拉起撅在床上的女教师,扶着她面对面的站着地上,用胳膊架起美女教师的一条腿,阴茎对准阴户,笑着对颤抖的女教师说「我要进去喽,喜欢吗?」没等她回答,粗大的阴茎伴着润滑的淫液顺利的直接进入到女教师的体内,剧烈的冲击就使得她浑身一颤,头部一仰,失声叫了出来。

  「啊……哼……」她咬着唇激烈的颤抖,连喉咙都好像哽着一团东西般的难受。那龟头……竟然会这么大,她辛苦的皱着眉头,扶着李晨胸膛激烈的喘息。  同时拼命摇头,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可还是会发出呜吟的声音。

  当粗大的肉棒全部进入到阴道深处的时候,女教师全身冒出冷汗,轻微晃动的身体发出凉凉的光泽。

  粗大的肉棒艰难的在潮湿窄小的阴道内进出,每次都抽到还剩个龟头后,再缓缓插入,顶到子宫后用再慢慢的用力往里顶,尽管他的动作还是非常温柔,可是女教师还是感受到了粗大的阴经已经顶到了自己的子宫里,几乎要刺穿了自己。  当石头全根没入时,他却喘息着,突然问着「美女,你的样子真美,你是不是需要我加快点速度?」他一边说着,一边龟头在慢慢挤进女教师的阴唇。女教师却似乎被这具情话不像情话,逗引不像逗引的话,触动了愁肠,整个身体都有些放松,臀部也忍不住开始一翘一缩,嘴巴里忍不住「嗯嗯……」两声呜咽,像是在欢迎这川跃的又一次淫辱和奸污。

  「你夹得我真爽,你是不是经常和别人做爱啊」从下体传来的抽插,像是在自己的阴道所有的敏感点上磨损自己的灵魂,她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是想淫叫几句,也许只是想扯开话题,居然如同泣诉,又如同迎合一样,咬着唇齿,胡天胡地的说着:「我……呜呜……没有其他人……我只有你,……呜呜……疼」「……别再深了……太深了……呜呜……求你了~ 」她真的哭了,泪水滴答滴答,可能是插得太深,还是绝望于自己的失身和失态,还是感到自己屈辱的被人奸淫,还下贱的张嘴索求,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搂着石头的脖子,张着嘴大声叫着,哭喊着……

  石头舔着女教师的眼泪,下体的肉棒也有规律的进出,随着鸡巴抽插的动作,阴道也逐步适应了大鸡巴的尺寸,淫液不断随着鸡巴的抽动涌出,使鸡巴越来越润滑,鸡巴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哭喊的声音也慢慢的变成了呻吟,性感的女教师安琴扭动着屁股,配合着大肉棒冲击着自己的子宫,每次龟头顶到子宫的时候,她都不自觉的打着冷颤,阴道的热流不住的向下冲去,脑中变成了空白,身体也颤抖的厉害。像飞起来一样,快感这样强烈,强烈的如同站在满是小石头的地上打滚,痒痒有,痛苦有,同时还有忍受不了的快感。  「啊……呜呜……啊……呜呜……」哭泣已经完全变成了呻吟,眼神也已经失去了聚焦,下体传来疼痛和满足的双重刺激,她最后的一丝神智全部用来抗拒着堕入深渊的极限快感,不想表现的更加失态,可是完全升温的快感已经无法阻挡,双手的指甲狠狠的胡乱的抓着石头雄壮的后背,竟然抓出了跳跳血印。  「美女,谁干的你最爽?」石头突然停止了抽动,恶趣味问道。

  阳具深深的探索到阴道深处,却停止了那最后一下的撞击感……这让性感的女教师更加无法忍耐,几乎要本能的扭着屁股,去寻找一些摩擦来抵挡一时的空虚和欲望。

  「问你话呢,快说啊」性感的女教师哀求的看着李晨,看着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完全放弃了尊严和羞耻,用着颤抖的声音乞求道「你,你干的……最爽,快点……干我……求求你……」与其说是在恳求还不如说在羞辱自己,女教师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乞求一个陌生人奸淫,可是身体的快感让她放弃了最后的尊严,像是一个淫贱的荡妇一样,摇首乞怜的哀求着。

  石头笑了,看着性感的女教师安琴的屈服和沉沦,一种征服的快感不禁从心头升起,他紧了紧抱着美腿的胳膊,让性感美妙的胴体紧紧的贴近自己,将阳具从性感的女教师的阴道中缓缓抽出几分,用着猛烈的冲击力,加速冲刺起来……  强大的冲击力连续的撞击着娇嫩的子宫,女教师无法抑制的娇呼着,一股异样的强烈兴奋与刺激如巨浪般从小腹下的阴道里传上来,她情不自禁的扭动着那雪白粉润的屁股前后迎凑,粉嫩的肉体火烫灼热,阴道里被干得又酥又麻,整个纤细修长的玉体随着身后石头的动作而在剧烈地颤抖着,一轮儿接一轮儿的狂抽猛插让她忘乎所以,嘴里的胡言乱语断断续续嚎叫着,喊着平时根部无法想象的淫荡下流的话语。

  「啊……插死我了……干我……」「我要死……啊……尿了……尿了。啊啊啊……」伴随着强烈的女高音,女教师浑身好象过了电一样,不停地颤抖,屁股乱顶乱摇。阴道也猛烈的收缩着,一下一下地咬在他硕大的龟头上,石头被夹的差点精关失守,他拔出在阴道里的肉棒,伴随着肉棒而出的淫液像是喷泉一样喷在粗大的阴茎上,第一股淫水还没喷完,第2股又急速的喷出,淫液像是瀑布一样喷在石头的肉棒上、大腿上,女教师白嫩紧绷的大白腿、乃至他们脚下的地板,全部都是高潮的女教师喷出的淫液,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欲望气味。  石头不等安琴淫水喷完,大肉棒又直挺挺插入到痉挛的小穴里面,安琴在大肉棒的鞭挞下欲仙欲死,每一次抽插都把被淫水湿透了的阴道内壁抽了一点出来,而浪水更溅得满地都是,每一次推进都顶得她的子宫口又麻又痛。她平时灵动的眼睛已半闭成微丝细眼的,被汗水湿透的娇躯也在一浪接一浪的高潮下在不停地颤抖着。平时端庄秀丽的她此时在床上叫得声嘶力歇,巨大的快感让她在天堂地狱中不断徘徊,嘶哑的嗓音如哭泣般尖叫。

  「……快、快死了!死了」终于,在快速和猛烈的抽插了上百下之后,,然后紧紧地顶在阴道中,屁股一耸一耸地,把粘稠的精液射到了子宫深处。

  「不……救……命……啊……」安琴口中已经哭喊连连,直似癫狂,早已没有几个小时前端丽佳人的模样,乳晕和乳头,把两只美乳挑逗得不停颤动,乳尖高高地耸立在膨胀隆翘的乳房上。眼睛翻白趴在李晨的胸膛上颤抖,缺氧的大脑在极度的快感中天旋地转,整个人儿似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瘫软下来,娇喘吁吁,目涩神迷。

  石头放下女教师的大腿,横抱起像是没了骨头的身体,走到床前把她平放在床上,射完的小钢炮直直的耸立在胯间,想一个威武的大将军一样昂首挺胸。  安琴无力的平躺着,全身还在小幅度的颤抖,高潮的余韵还在刺激着身体,她无神的望着房顶,脑中还是一种失神的状态。

  「别录了,摄像机放在床边就可以了。」石头对着拿着DV的少年说。  原来少年在射完精之后并不是在旁边看着,他竟然拿着DV把全程都录了下来,当录到安琴高潮潮喷的时候,软绵绵的几把也慢慢也硬了起来,少年看着石头粗大的家伙,在看看自己的,脸色有点红。

  「哥,你真厉害,都把她干潮喷了!」「哈哈,这个是天生的,小超,你也别羡慕,我这「小兄弟」一般人是比不了的!」「那是,石头哥这方面最厉害了……] 「哈哈哈……」安琴听着兄弟俩的谈话,原来那个少年叫小超,当听到小超拿着DV把自己的性爱过程全程录了下来,她感到很羞耻,自己下贱淫荡的一面全部被录了下来,以后他们会随时随地观赏怎么办?传出去怎么办?惊慌忧虑的她艰难的喘着粗气求饶道「别录像,求求你们,!」她挣扎的想要坐起来,可软绵绵的身体躺在床上,根本就用不上力气,只能用可怜的眼神和话语乞求着。  「放心,我美丽的小荡妇,只要你乖乖的,我们是不会让别人看到这个的,」石头坐在床上,用手抚摸着女教师因高潮而红润的脸庞。

  「我听话,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安琴继续乞求道,虽然刚才的潮吹让自己欲仙欲死,可她并不愿意就此在两人的控制下生活,永远活在阴影里。

  「哈哈哈,我们不会破坏你的世界,不会打扰你自己的生活,但是你要无条件的听从我的命令,不要想着反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安琴无奈的点点头,心却不住的沉了起来。

  小超和石头一左一右躺在安琴的边上,在美丽的胴体上不断地抚摸,性感的女老师只能是屈辱的顺从,强大的石头和小超享受女教师美好的身体,听着她声嘶力竭的喊叫,在两人都精疲力尽之后,才搂着几近昏迷的女老师沉沉睡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