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遇到的纯炮友安安
性爱经历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距离上一次分享将近半年,再来炒炒冷饭把坑填上。
其实原本不想提安安的,主要是那天中午安安吃饭路过我公司,听说我没吃饭就张罗着请我,结果她被我吃了。那天一兴奋加上下午闲来无聊就写出来分享了一下。
今天跟那天情况一样,安安心情不好求安慰,然后把我吃了。
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各取所需的炮友。
我们对彼此的心思早已经开诚布公的谈过,她终于下决心跟渣男男友撇清关系了,准备新的开始,暂时把我当作备胎。我这边没有谈婚论嫁的想法,找她也是为了生理需求。
至于更进一步,我没意向,不能确定她和前任到底能断多久。就比如今天,她心情不好还是因为那个渣男。
她对我也没多大意思,有一次她夜宿我家,看到了我写的《302》的故事,开始以为我写黄文,后来我把我跟琪琪以及302那几个女生的事情跟她说了,她吃了很多精,说我是个绝版渣男。
好吧,我们这俩极品凑一堆不滚床单能做什么。

之前我也听说过有相亲的相成了炮友的,但像我俩这样的极品真不多。


再说回我们认识的那一天。那一天,我们打了五炮,我积攒许久的弹药被他压榨一空。好几天没缓过来,真老了。

中午在ktv干柴烈火,晚上在酒店天台梅开二度接着礼炮三响,按理说所有的激情都已经耗尽了。
可是,人的淫荡之心永远无法满足,或许是跟她晚宴上给我盛得王八汤有关。
那天晚上我俩没跟着别人继续闹洞房,主要是我俩都累了。
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俩一见钟情很聊得来,介绍人很热心地安排我开车送她回家。
到了半路,安安突然说不回家了,因为那渣男发微信说开车来接她了,就在镇上那个桥边等着。真是牛皮膏药啊,我俩都半信半疑,结果等到了那桥边,远远看到确实有辆车在那里停着。
安安不想见他,不过我想看看那渣男的真容。我就让安安躲到后座,然后开车过去。
借着车灯跟路灯,我看的很清楚。那渣男很帅,打扮比我时髦多了。也许就是因为帅才把安安迷得离不开他。
安安不敢回家,怕他找去。我们过桥之后又开回来,我看到那渣男正在打量我这车,索性玩个大的,一转方向,就从他前面开过去,沿着河往下走,走了约莫百十米就到头了,在水闸旁边停了下来。
安安没想到我玩这么大,紧张的要死,连连埋怨我。
我早找好了借口:就在这里看那渣男能等你到几点。
我也是吃饱撑的没事干。
安安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桥上有灯,水闸这里没有灯。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桥上看不到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看到那辆车。看那渣男无聊地在桥边瞎溜达,偶尔还往这边看,估计也是纳闷我把车停这里干毛。
他在那里卖呆,我跟安安窝在后座透过后车窗聊着天看他。安安跟我说了他们的故事,在大学怎么认识,怎么恩爱,然后开始哭诉怎么被背叛。
我只能安慰她,告诉她能好就好,不能好就分。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见劝不管用,只好下猛药:反正你今天也背叛他一次,找补回来了,也该平衡了。
她给我一拳,骂我是色狼,然后说那渣男至少踩着四条船。
好吧,那你数量不够就次数凑,以后但又召唤,我必来献身。
这话一说出口,安安不哭了,看我的眼神有怒气,有娇嗔。
我也觉得有些小尴尬,小暧昧,小淫荡,可能是王八汤起作用了。于是,我又说:要不我们再来一次,你就当当着他的面做了,多解气。
滚,她又打我一拳:被看到怎么办?
怎么会?我也是精虫上脑,伸手去搂她:你看,这路到水闸这里也到头了,这小黑屋里面总不会有人吧。桥上有灯,这里没灯,你怕什么。
说着话,我开始动手动脚,她没有挣扎。
打了三场友谊赛,我俩对彼此也熟悉,一上来就给彼此最直接的刺激,很快都进入状态。
插入之前,我把她拉起来,让她跪在后座上往后看,就是看她那渣男。
她摇摇屁股没出声,不知道是无声的抗议,还是催促我进入。
我理解为后者,毫不客气地一插到底。
“啊……呜”她猝不及防大叫一声,然后立刻用手捂嘴。
“怕什么,他听不到。你想叫可以大声叫。”我把她的手拉到下面,按着她的两只手往前顶。
“滚……啊……啊。”
看着远方的渣男,听着安安的叫声,我觉得很爽。
爽了没几下,我就觉得累了,很后悔没开个suv出来,奔驰这破车后排空间太低,我跪在后面几乎把身子压在了安安的背上,这姿势不好发力。
“换换吧。”安安见我停下来,知道我不好施展。
换姿势怎么行,看着渣男做才爽,想了想,我大胆提议:“到外面去吧。”
不行。安安不出意料地拒绝。
我本来就不是跟她商量,说着要玩就玩刺激的就下了车。
不行,不行。安安连连小声拒绝,却被我连拉带抱给拽出来。
出了车,我立刻插入安安的身体运动起来,防止她缓过神再回去。
不行不行,别让他看见。安安说着这话却没往车里钻,而是倒退着推着我往后走,很神奇地绕过车门。
女人都是这样,嘴里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安安扶着车门弯腰翘臀,在我的冲击下不停呻吟,间或腾出一只手捂嘴,然后在我猛撞之后又扶住车门,娇喘着埋怨我:“轻一点。”
好吧,我目的达到,开始温柔地抽插,用小弟弟在她身体里厮磨,双手揉搓她饱满的乳房,俯下身舔弄着她的耳垂和脖颈。
安安开始时眼睛一直盯着桥边的渣男,随着激情的涌动,渐渐直起身来,一只手拉着我的手往下抚弄她的阴蒂,另一只手用力按着我的揉搓她乳房的手上,不停用力,似乎想要让我把她的乳房揉进她的体内。
她的长发披散开,湿乎乎地贴在我们脸上,她用力后仰着头,伸出舌头需要我的嘴唇。
我低下头去吮吸她的津液,知道她忍耐不住快感,开始深深地喘息。
“啊……啊哈……你真会玩,我快让你玩死了。”
“那我就玩死你。”我的手更用力,她的喘息变成呻吟声,声音越来越大。
夏夜的风有点燥热,让我们体内的燥热难以宣泄,我们身上很快汗如雨下,我们就需要这样腻滑地黏在一起,一起看着桥边那渣男,直到安安说累了。
“太爽了,我站不住了。”“那就坐一会儿,休息休息。”
安安没说话,似乎不想让我从她体内出来。
回车里吧。这里也没别的地方,
我打开车门坐到副驾位置上把座椅放倒,安安紧跟着进来,不等我躺倒就跨坐在我身上,迫不及待地把我小弟弟塞进她体内,然后上下起伏吞吐几次才猛地坐下。啪啪啪地声响比我撞她臀部的动静还大。
看她疲惫的娇态,我把她拉到,挺动小弟弟慢慢顶她。
她在我耳边娇喘几声,又直起身来,说是太热,我却看到她在往桥边看。于是我顶得更起劲了。
我们就这样做着,一直做,她时而会俯下身把乳房往我嘴里塞,时而会俯身舔吮我的乳头。
啪啪啪不知多久,我一直没射,都快累死了,看来是前面三次耗弹量太大。
“累了?”
“累死了。”
“那换个姿势,我想躺一会儿。”
安安先坐到驾驶位上,等我起来就翻身挪过来,我拖着她的臀帮她,一个不留神被她坐住手。
她抬起翘臀等我抽手,我没有动,因为我的大拇指就贴在她的阴部。我碾磨开那边滑腻,逐步探究水源,把手指慢慢探进去。
“嘶嘶,轻点,轻点。”安安娇喘着往后躺,岔开双腿享受我的抚弄。
“有这么爽吗,我小鸡鸡还不如手指厉害,你太伤我自尊了。”
“哈哈哈。”安安笑了,边笑边喘息:“都厉害,都很爽,我快爽死了。”说着话她伸直手套弄我的小弟弟,丝毫不在乎上面的粘液。
激情再燃,不知道我的手指有什么魔力,安安的娇喘和呻吟都在告诉我她的舒爽,我弯曲着拇指弹弄她的肉壁,用食指在她阴道内画圈圈,伸长中指不断探究她阴道更深处,用无名指把她分泌出的淫水抚弄在她娇嫩的菊花上,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她臀部的颤抖。我没有把手指伸入她的菊花,而是恶作剧般把小拇指也探入她的阴道,感受她的紧握。我五指并用玩得不亦乐乎。
安安一直娇喘享受,在我变换手指时撑起身子看着,用力挤压收缩自己的阴道迎合着我,她的手也不闲着,一直套弄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根据她套弄的力量体会她的舒爽度。
终于,在她的套弄下我精血上头,抄起她的双腿压了上去,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安……安……快点,快点。”
我抬起头看着桥边的渣男,只感觉腰腹越来越有力,动作越来越大。
“啊……啊……慢点,慢点。”安安开始求饶。
我没有理会,只感觉到精关一阵阵收缩,枪弹上膛,只等发射。
“混蛋……啊……流氓……”安安开始骂我,同时把手放在阴部,不知道是护着阴部还是抚弄阴蒂。她满面的红晕和香汗让我着魔,我没有一丝保留地发射,发射,发射。
“啊,啊,啊,啊。”安安的阴道在我冲刺下不断收缩,似乎是为报复我的冲击要夹断我的小弟弟,她的呻吟完全变为呐喊,她的手动得越来越快,我也忍不住帮她。
她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不再动弹,瘫软在座椅上。
好半天,我们才缓过来,我穿好衣服从后备箱里取水喝。安安没穿衣服,只是把我递给她的衣服胡乱盖在身上。
“他走了吗?”
“还没有。”
“我不回家了,你带我去开个房吧。”
“啊?”我懵逼了。
“想什么呢,我要休息。我都快被你玩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好吧,我感觉要被榨干了,再来真不知道该射点什么。听她这么一说,我觉得很对不起她,没急着开车,而是绕到后座把她挪到后座来抱了一会儿。她真的累了,或许是激情褪去恢复了理智,闭着眼睛在我怀里假寐,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回去的路上,路过那渣男时,我看到他又盯着我看。我也看着他,心里偷乐。也许他一辈子都不知道他一直伤害的女人正赤裸地躺在我的后座上,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也许是在回味刚才的余韵,也许是累了。

前者可能是我意淫,后者是真的。
到了宾馆外面,安安才起身穿衣服,我给她开好房,又下楼去买夜宵和避孕药。再回去时,安安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好容易哄她起来吃点东西,主要是吃药,安安没拒绝。
其实我很不忍心,是药都有副作用。安安的一句话更让我愧疚,她说她习惯了。
伤害她的有渣男也有我。我不爱带套,不过为了少给她一点伤害,现在我一直戴套。
安安想让我留下,可我爸妈打来了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我们商量过后,安安只能让我回家。因为都知道我应该送她回家的,结果她不归宿,我再不归宿,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
回家前我洗了个澡,洗到一半,安安进来了,很温柔地给我搓背。赤裸相向时,我们说了很多心里话,不过现在再谈起,我们都不愿承认,都借口说那是激情后的醉话。
或许吧,因为我们洗着洗着又做爱了。
先是互相擦洗,然后拥吻,然后抚摸,插入只是因为我们想融为一体。
那一刻我们想在一起,或许阴茎阴道的结合会让我们有这种错觉。
我们面对着面,很有默契地前移后仰,看着进进出出,感受着充实与包裹。没有激烈的动作,没有激情,唯有涟漪和旖旎。
当她再次把我精子吞下后,我用尽力气把她扶起,久久地亲吻她。如果不是电话再次响起,我想我会吻她到天荒地老。
把她抱回床上,我没急着回去,给不停打电话的老妈回了个电话,然后抱着安安哄她睡觉,等她睡着才离开。

三天后,我们一起回城。
路上,我们聊到我们的事情,她说不合适,因为她不知道多久能彻底忘掉渣男。
后来,我们经常一起吃饭,聊天,看电影,做爱。
我们又聊到我们的事情,她说她还是不知道多久会彻底忘掉那个渣男,然后说我心里也有一个忘不掉的人。


The End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