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饶命】(续)(01-02)
重口味小说

作者:一个人     阅读:
收藏本书

【姐姐饶命】(续)(01-02)

作者:一个人
字数:10088

                第一章

  一阵尿涨的感觉从小弟弟上传来,我微微呻吟一声迷迷糊糊中打开了床头的
台灯,看了看时间,还早,才凌晨四点。

  掀开被盖脱下内裤便看见大腿内侧那一个个圆形的小伤口,那是姐姐用高跟
鞋跟踩的,不过还好,姐姐终究没舍得踩烂我小弟弟,那天她发泄一番后用盐将
我的伤口覆盖住了,之后的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坚挺的小弟弟一柱擎天,在小弟弟的根部上是一根黑色的皮筋,死死地把我
小弟弟掐住,那是姐姐对我的惩罚,最开始的时候姐姐是准备用锁把我小弟弟锁
死的,最终经过我的苦苦哀求她才想到这个折中的办法。

  站起身来小弟弟上那股异样的感觉更加明显,小弟弟越膨胀皮筋就陷得越深,
而那股异样的感觉又更加刺激小弟弟膨胀,这是一个死循环。已经乌黑的小弟弟
上爬满了血管,那是被皮筋勒的,尿道里有一大股热流被拘禁起来。没办法,只
能弯着腰扶着墙慢慢的挪到厕所里。

  颤颤巍巍小心翼翼的把皮筋拿了下来,一道深深的勒痕顿时出现在小弟弟的
根部,舒舒服服的把尿放了,揉了揉我那饱经揉虐的小弟弟后就准备回去接着睡
觉,在路过客厅的时候眼光不自觉的就瞥到了姐姐放在鞋柜上的那双白色高跟短
靴,强忍着心里那蠢蠢欲动的欲望躺到了床上,可怎么都睡不着了,眼睛一闭满
脑子都是姐姐的玉足和那双诱人的靴子。

  思前想后下我还是决定行动了,轻手轻脚的爬下床,竖起耳朵听了听姐姐房
间里的动静,在确定姐姐已经熟睡后我来到了鞋柜边,顺手把那双靴子拿了起来,
低头把鼻子埋进了靴口里,猛的一吸气,一股熟悉的带着姐姐玉足独特味道的气
体顿时灌满了我的鼻腔,充斥着我的身体。

  那被皮筋束缚了将近一个月的小弟弟英姿勃发的坚挺着,我拿着姐姐靴子的
靴跟部分用靴底慢慢的把自己的小弟弟按在肚子上,冰冷的靴底、靴底那深深的
花纹无不刺激着我那火热的小弟弟,我嘴里也开始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我相信着一起姐姐穿着靴子揉虐我小弟弟时的样子,手开始摆动起来,左右
前后的摩擦着自己的小弟弟,并且还扭动身体去迎合靴底,可就在这个时候,一
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那是一种类似于第六感或者说是条件反she般的东西。

  「你玩得很开心啊!我的靴子就让你这么兴奋吗?」姐姐宛如幽灵一般神不
知鬼不觉的就突然出现在了我身边!吓得我小弟弟都软了!

  我连忙回头慌慌张张的把皮筋又套到了小弟弟上,一脸谄媚的看着姐姐双膝
着地朝着姐姐那儿挪了两步然后我便是双手把姐姐的小腿抱着,用脸去蹭了蹭。
姐姐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从旁边拿起了一个小板凳过来。

  「老老实实听话就行了,也没这么多罪受,不过你应该是我越残忍你越兴奋
吧!」姐姐伸出如葱般的手指指着我那直直地正对着姐姐的坚挺小弟弟掩面轻笑
道。

  「姐……!你最好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喷过精华了,姐姐,求求你了!」时
间总是消除一切的最好良药,姐姐在经历了最初对于我的愤怒后情绪日渐平静,
我们俩的关系也慢慢恢复到以往的样子,经过了这些事后心里才知道姐姐的好,
有些东西果然是失去了才会意识到其珍贵。一想到这里果断的继续用力蹭了蹭姐
姐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

  「把你小弟弟放在上面,姐姐我很久没有玩过你小弟弟了,现在我要来玩玩!」

  我不敢忤逆,只能把小弟弟放到板凳上,板凳的高度刚刚好,我跪在地上小
弟弟安安稳稳的躺在板凳上,姐姐此时身穿一袭白色连衣裙,修长而笔直的美腿
上被一双黑色的丝袜包裹着,脚踩一双白色高跟鞋一脸不怀好意的将高跟鞋挪到
我小弟弟边,用那长达十厘米的泛着金属光泽的尖利鞋跟碰了碰我的小弟弟,冰
冷的鞋跟刺激着我那火热的小弟弟。

  「憋得很难受吧?不过你就是我的!包括你的小弟弟,我要怎么玩它都可以,
要是你再惹我,我就把它用火活生生的烤焦!」

  话音刚落,姐姐的高跟鞋已经慢慢地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怎么样啊?小弟弟被姐姐我的高跟鞋踩着这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啊!快回答
我,要不然我一会又让你尝尝当时那撕心裂肺的感觉!」姐姐在我养伤的那段时
间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语言来挑逗我,每次都是把我小弟弟挑逗得快要到达极限
的时候她就停下来停我求她,然后她再继续挑逗我。

  小弟弟根部被皮筋绑着,那种感觉很是奇特,小弟弟里有一大股热流积聚着,
可又不能喷出来,小弟弟里痒痒的、涨涨的。还带着些酥麻的感觉,这种感觉伴
随着姐姐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鞋不断的蠕动而更加剧烈!

  「姐姐……!求求你了,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喷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姐…
…!姐姐最好了……!」我双手握着姐姐纤细的脚踝,苦苦的哀求她,小弟弟真
的是受不了了,每次都是被姐姐挑逗得快要喷出精华的时候姐姐戛然而止,应该
是对我的惩罚吧。

  「那我把你小弟弟踩烂,让你好好的爽一次可好啊?」姐姐说着就把尖利的
高跟鞋跟踩到了我小弟弟上,吓得我浑身一抖,差点就哭出来了,上次被姐姐用
高跟鞋跟无情揉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姐姐,求求你了,让它喷出来吧,要不然我今天可就真的要死在你脚下了!
姐姐……!」。

  「能够死在我脚下是你的荣幸,有多少人求着死在我脚下我还不答应呢」。
姐姐虽然嘴上这样说可还是把鞋跟挪了过去,我的小弟弟瞬间挺立起来,姐姐又
用高跟鞋的前端慢慢的把我小弟弟踩着,而后慢慢的加快了碾踩的频率。

  小弟弟早就到达极限了,可被皮筋绑着,精华全都积聚在小弟弟里,好像子
孙袋和小弟弟随时都可能被撑爆一样。姐姐无奈的笑了笑,玉足从高跟鞋里抬起,
露出了点地方,命令我把小弟弟上的皮筋弄开,我连忙照做,然后姐姐让我把那
到达极限,乌黑的血管密布的小弟弟放在她的高跟鞋里!

  我的小弟弟几乎全部埋进了姐姐的高跟鞋里,我从来没有想过姐姐居然会给
我这种福利,高跟鞋里满是姐姐玉足的温润。姐姐先是用脚跟轻轻地揉虐我小弟
弟的根部,隔着丝袜的小脚显得是那样的柔滑随着我小弟弟的不断变大姐姐将我
的小弟弟踩到了高跟鞋的一边,稍微歪着脚踝,将脚心对着我的小弟弟。

  小弟弟的前端已经渗出了丝丝液体,姐姐似乎也感觉到了,将脚朝外面挪了
一点,脚跟踩着我小弟弟的根部,用那灵活的脚趾拨弄着我的小弟弟那敏感的前
端,我也在地上扭动着,配合着姐姐脚下的动作,嘴里也慢慢的发出了呻吟声。

  「舒服吧!来用你的舌头来服侍我的下体!」姐姐脸色潮红的把连衣裙撩起,
露出了那粉嫩的神秘地带。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后慢慢的把舌头伸出,猛的帖到了姐姐的下体上我的舌
头慢慢的顺着姐姐的下体进入了她的神秘地带,我用舌头拼命的朝姐姐身体的更
深处前进,姐姐也开始发出细微的呻吟声,宛如天籁般动听。

  在我舌头的努力下姐姐开始有些本能的反应了,她的双腿开始不自觉的紧紧
的夹紧我的头,身体也有些微微的颤抖,嘴里的叫声开始慢慢变大了。

  慢慢的姐姐的下体开始有液体流出来了,我加快了舌头上的动作,姐姐的双
腿已经死死地将我缠绕了起来,而我也感觉到有些呼吸困难了,不仅仅是我的嘴
和鼻子都被姐姐的下体包裹着,还有姐姐的双腿也是出乎意料的有力量,就像是
两条蟒蛇一般的死死地缠绕着我的脖子,我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求饶是没用的,
只有快点让姐姐满足才是最好的自救办法。

  在我用舌头给姐姐下体服务的时候,姐姐的玉足对我小弟弟的揉虐也更加凶
残,姐姐几乎是将全身的重量碾在我小弟弟上,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我小弟弟即
将喷发了。

  这是一副很奇怪的画面,我的头埋在姐姐的下体里为她服务,姐姐的玉足则
是死死地踩住了我的小弟弟,在我舌头的不断努力下,姐姐嘴里突然发出一阵阵
满足的叫声,听得我连骨头都酥了,那是一种正常男人听见了都会迸发出欲望的
叫声。

  随着姐姐叫声喷出来的还有她下体的液体,那种略微有些粘稠的液体喷到我
脸上到处都是,此时姐姐已经松开了那束缚着我的双腿,我则是下意识般的将那
些姐姐残留在我舌头上的液体吞了下去。

  姐姐脸色潮红着,饱满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看见我如此自觉却是狡黠的一
笑,踮起脚尖将我的小弟弟死死的踩住,那种钻心的疼痛感再次袭遍全身。也就
是在这个时候,姐姐松开了踩在我小弟弟上的玉足,顿时,我浑身颤抖了!

  终于,在我身体一阵阵的抖动和嘴里不断的呻吟声中,一大股浓浓的精华喷
进了姐姐的高跟鞋里,我扭动着身体用小弟弟顶着姐姐的美脚,在姐姐的脚下不
断抽送着,我都可以听见喷出的精华和高跟鞋接触发出的『吱吱』声,这一次的
喷发是我最爽快的一次,持续了十多秒,奶白色的精华居然还顺着姐姐的高跟鞋
流了些出来。


                第二章

  天已蒙蒙亮,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六点半了,姐姐已经换上了一身亚麻色的宽
松卫衣,一条和卫衣搭配的超短裤,修长的美腿被淡紫色的丝袜包裹着,亭亭玉
立般的站在鞋柜边等我。

  我下意识的跪在姐姐脚边用嘴叼起一只高跟鞋等待着姐姐的玉足踩进来,可
我等了半天姐姐也没动静,我抬头看了姐姐一眼,她正眯着眼睛拿着手机在给我
拍照。

  「别乱动!」姐姐的玉足从拖鞋里伸出来踩在了我的头上,又是『咔嚓』一
声照了下来,然后收起手机将玉足也收了回去,指着一双厚底的白色帆布鞋对我
命令道:「我今天穿那个!」我连忙俯身准备用嘴把鞋子叼起来。

  「不用了,你用手吧。」

  等我双手捧起帆布鞋将姐姐的玉足包裹起来之后我们俩就并肩出了门,这也
是我这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去上学,姐姐给我请的假,理由是我做手术去了。一
出门那股熟悉的感觉瞬间袭来,姐姐单手揽着我的肩膀,她本就身高体长,再加
上脚上那双厚底的帆布鞋她和我几乎差不多高了,揽着我毫不费劲。

  姐姐的芊芊玉手轻轻地放在我肩膀上,如葱般的玉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下巴,
引得一路上的学生羡慕嫉妒恨。姐姐时不时的侧脸看着我,鼻息间温润的气息敲
打在我的脸上,突然,姐姐用力一揽,将我的头死死地按在她那雪白细长的脖颈
间,轻声说道:「这样的感觉如何?和我并肩站着,当然了,如果你想跪在我脚
下的话我也会满足你的。」

  「姐姐……!最好了,要不然您发发慈悲把我小弟弟上的那个皮筋撤了吧!
到学校上厕所很不方便的。」

  「不行!那是对你的教训,要你惹我!」

  就这样和以往一样嬉嬉闹闹的走到了学校门口,姐姐依旧是不想让人知道我
和她的关系,我们俩一前一后的到了教室,同学们或好奇或关心的上前来问了我
几句,我都一一敷衍过去。

  时间就在老师的手指间溜走,转眼已是中午时分,在学校吃完饭后我被姐姐
带到了操场上,三三两两的人围坐在操场上享受着阳光,我和姐姐相对而坐,从
她带着我来操场的一瞬间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果不其然,她老人家的帆布鞋直
接蹬到了我的胯下!

  厚底的白色帆布鞋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姐姐的玉足直接从下往上抵到我小弟
弟上,我则是很惶恐啊,到底要不要反抗呢?仔细想想还是不要了吧,反抗只会
死得更惨!

  阳光照耀在姐姐那堪称完美的脸上使得姐姐看起来就像是降临人间的天使一
般,薄薄的嘴唇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看得我是心惊肉跳啊!刚想开口求饶,姐
姐就对着我眨巴着眼睛说道:「在这种情况下被姐姐我用脚踩小弟弟一定很舒服
吧!周围人这么多,要是被人发现了的话那你以后在学校里可就………对了!你
小弟弟被皮筋绑得死死地,不知道你的精华会不会把小弟弟撑爆呢?」

  「姐………」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是低声叫着姐姐如何双手死死的握
着她的帆布鞋。

  没让我多说什么,姐姐的脚已经隔着裤子死死地把我小弟弟踩在脚下了,一
脸奸计得逞的样子笑道:「姐姐我要用脚慢慢的把你精华榨干!」

  我双手抱着姐姐的帆布鞋,苦苦的哀求道:「姐姐……饶命啊!真的可能会
撑爆的,姐姐最好了,求求你了!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姐姐以帆布鞋跟为支点,帆布鞋的前端完全把我小弟弟覆盖住了,扭动脚踝
不断的揉虐着,能够致命的快感伴随着她脚上的动作不停的刺激着我小弟弟。

  「求饶没用!没把你阉了就已经是姐姐我大发慈悲了!要是把我惹急了我用
高跟靴把你四肢一点一点的踩烂,然后把你眼珠挖出来,小弟弟踩成肉泥,舌头
用高跟靴挑出来,最后把你泡到盐水坛子里!就问你怕不怕!」说话间姐姐的帆
布鞋已经一松一紧的把我小弟弟踩硬了,再加上姐姐言语的挑逗更加让我欲罢不
能。

  帆布鞋底的花纹哪怕是隔着裤子也能清楚的感觉到上面的诱惑,小弟弟根部
被皮筋绑着那种被束缚的感觉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双手握着姐姐的脚踝嘴里小
声的呻吟着,享受着来自于姐姐帆布鞋的快感。

  周围都是些情侣,可毕竟姐姐的样貌摆在那里,还是有很多道偷瞄的目光朝
着我们看过来。姐姐对于那些目光一律无视,只是带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盯着我,
脚下的动作更加频繁了。两只脚交替着对着我的小弟弟踢了过来,不过力道刚刚
好,多一分会觉得痛,少一分又不会有如此的诱惑。

  我只感觉到自己小弟弟里那股炙热的精华在姐姐的踩踏下急剧的汇聚着,想
要喷涌而出。姐姐脚下每动一次,那股酥麻的感觉便袭遍全身,酥到骨头里,让
我想就这样被姐姐一辈子踩在脚下。

  「怎么样啊?姐姐的脚下功夫不错吧?比刘玥那个小妖精厉害多了吧?」

  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刘玥,我也不知道刘玥到底怎么样了,不过
可以想见,敢和姐姐对着干的一定没什么好下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大着胆
子双手把姐姐的腿抱着,俯下身去用脸蹭了蹭,把鼻子埋在了姐姐的小腿上,努
力的呼吸着,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姐姐的体香和阳光混合的味道。

  「姐姐最好了,再说了,能够再次被你这样踩着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这是
我的真心话,在当时被姐姐用高跟鞋跟踩踏的时候我是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毕
竟姐姐的手段我是知道的,她有一千零一种方法让我慢慢的痛苦死去。

  姐姐的手指轻抚在我的头上,脚下帆布鞋的动作却是变慢了,变得就像是漫
不经心的踩踏两下一样,这可让我那酥麻的小弟弟快受不了了,连忙松开姐姐的
美腿,一脸可怜兮兮样的看着她。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刘玥那个贱人到底想干什么,她的那些把戏根本就
入不了我的眼,我只不过是想用她来教育一下你而已,我当然是舍不得把你给踩
死了。」姐姐一边说着脚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慢了,一直到最后都停了下来,只
是轻轻柔柔的踩在我小弟弟上。

  我都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小弟弟里传来的一阵异样感觉,像我这样小弟弟被皮
筋绑着又积聚了很多精华在里面的情况如果小弟弟不能继续坚挺,那会是很疼的,
钻心的疼。于是我干脆大着胆子双手把姐姐的帆布鞋抱着,摇晃姐姐的帆布鞋来
揉虐我的小弟弟。嘴里还不忘哀求姐姐:「求求你了,姐姐!很难受,求求你了,
把里面的精华踩出来吧!」

  「不是你刚才说的,能够就这样被我踩在脚下就已经满足了吗?怎么?得寸
进尺啊!」

  「姐姐……!」

  「叫得再好听也没用,我心情不好!哼!」

  于是我果断闭嘴了,体内的欲望支配着我的行动,双手不停的摇晃着姐姐的
帆布鞋,身体也扭动着,配合着,可依旧没有姐姐踩在小弟弟上的那种快感。

  「你再摇晃也是没用的,要不然家里那么多姐姐我的鞋子你还不是心甘情愿
的躺在我脚下任我揉虐!」姐姐很是不屑的瞥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怎么不叫
了!」

  「你不是说怎么叫你也没用吗?干脆就不费那力气了。」

  姐姐大怒!曲腿狠狠地对着我小弟弟来了一脚,帆布鞋顺势直接把我小弟弟
踩着,扭动着脚踝说道:「你不叫我心情就更不好了!信不信我把你小弟弟踩烂,
把你变成个小太监,让你一辈子都离不开我的脚!」

  我已经没心情去管姐姐说的是什么了,那股让我爽到极点的感觉又回来了,
姐姐的帆布鞋又把我小弟弟踩在了脚下,揉虐着。

  姐姐的玉足先是把我小弟弟完全踩在自己的帆布鞋下,扭动脚踝带着我小弟
弟抖动,在感觉到了我小弟弟已经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她又收回玉足,让我求她。
在我的哀求下她轻轻地踢着我的小弟弟,坚硬的帆布鞋前端一脚一脚的踢到我的
小弟弟上,力道不大,踢得我那本就被她踩得酥麻的小弟弟更加爽。

  「把皮筋取了吧。」姐姐呡着嘴唇淡淡的说道。

  我激动得就差跪下给姐姐磕头了,连忙伸手进去把皮筋取了下来,在皮筋取
下来的那一瞬间,一股热流就快要喷出来了,我拼尽全力把它憋着,脸憋得通红。

  「听话的弟弟姐姐最喜欢了!以后要好好表现啊!这是赏你的!」话音刚落,
姐姐突然站起身来,抬脚对着我小弟弟就是一脚踩了下来,我顺势一把将姐姐的
美腿抱着,姐姐踮起脚尖,用帆布鞋的前端碾着我的小弟弟,摸了摸我的头发后
脚下加大了力道。

  踮起的帆布鞋左右扭动着,巨大的压力几乎要将我小弟弟压扁,可就是这种
感觉让我的小弟弟酥爽万分。姐姐碾动了几下后微微抬起玉足,顿时,一股浓浓
的精华喷涌而出,我都能够听到精华喷到内裤上的声音。然后姐姐又碾踩几下,
继而又松开。积聚在小弟弟里的精华争先恐后的被姐姐的帆布鞋榨了出来,每喷
出一次精华小弟弟上都会传来一阵阵蚀骨的快感,让我忘情于姐姐的脚下。

  我抱着姐姐的美腿享受着姐姐玉足的碾踩,我的身体也在姐姐的不断踩踏下
扭动着,精华就这样在姐姐的脚下被榨了个精光。

  闷热的教室里电扇无力的旋转着,一道亮瞎狗眼的闪电裹挟着巨大的雷声带
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黄豆大的雨珠拍打在窗户上,丝丝雨水透过窗户的缝
隙渗了进来。

  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雨势反而越下越大,乌黑的窗外只能看见那一道道瘆
人的闪电划破天空。伴随着老师的那句「放学了,大家小心一些」的话语,同学
们或打着雨伞或三五成群的冲向雨中。

  我和姐姐并肩站在教学楼门口,周围满是犹豫不决的同学。姐姐是有伞的,
就是那种遮阳伞,不过我看她好像没拿在手上。

  「姐,你伞呢?」我把脑袋靠近姐姐问道,在这个时候是没人关心谁站在校
花身边的。

  姐姐摊开双手在我面前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伞太小了,容不下两个
人,再说了,这种天气伞是遮不住的,来吧!陪着姐姐我冒雨走回去吧!」

  没等我回答,姐姐已经用手揽着我的肩膀,带着愉悦的笑声进入了暴雨中。
笑声消散在雨势中,只有我和姐姐回家的背影。姐姐本就身高体长,再加上脚上
的那双高跟鞋更显高挑,揽着我是没什么问题的,只不过走起路来就略显困难了。

  「姐,要不然我背你吧。」穿着高跟鞋在夜雨中行走的确不少个好主意,姐
姐立在原地双手挽着我的脖子把脸靠着我的脸上,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隐隐约
约的听见她的声音:「我就是这样想的!」

  姐姐的高跟鞋被我插在腰间,背上背着姐姐,她胸口的两团完美的胸器压在
我的背上,我的双手挽着她的大腿,姐姐腿上的丝袜被雨水打湿后很滑,摸在手
里感觉很是柔滑,不知不觉间我的手就摸到了姐姐坚挺的臀部。

  「你不老实啊!」姐姐把脑袋埋在我的脖颈间,鼻息间温润的气息哪怕在雨
中依旧让我觉得很温暖,张嘴对着我的脖子就是一口咬了下来,不过并不疼。在
咬完了后姐姐继续嘟嘟囔囔的说道:「回去把你手砍了,让你乱摸!」

  我一直把姐姐背到了家里,很累啊,洗完澡后我就觉得浑身酸痛、无力。躺
在床上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

  迷迷糊糊中就快睡着了的时候,觉得小弟弟上突然传来一阵酥麻感,我猛的
睁开眼就看见姐姐身穿一袭白纱半透明短裙坐在我床上,更让我欲血沸腾的是她
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而笔直的美腿正揉搓着我的小弟弟!

  姐姐见我醒了,半眯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颤着,满脸笑意的说道:「今天很
听话,赏你的!」

  我已经听不见姐姐说的到底是什么了,姐姐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把我小
弟弟按在肚皮上,圆润的脚跟抵着我的子孙袋,顽皮的脚趾扭动着,顺着我的尿
道从小弟弟的根部慢慢的摩擦着,挪动着!丝袜的柔滑几乎要把我的小弟弟融化!

  「嗯……!姐……!」姐姐的玉足很厉害,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可这种感
觉更是让我欲罢不能!并且,我小弟弟上的皮筋已经被姐姐去除了,姐姐刚揉搓
了几下我就感觉体内的精华就快要喷出来了!

  「怎么样?舒服吧?姐姐我的按摩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姐姐的玉足缓
慢的顺着我的尿道朝上蠕动着,脚趾不停的按压着我的尿道,似乎是想把我尿道
里的精华榨出来。

  就在我小弟弟即将到达极限,一股热流即将喷涌而出的时候姐姐突然松开了
我的小弟弟,脚跟压在我子孙袋上,玉足朝上放着,而我的小弟弟和姐姐的玉足
并肩挺立着,靠着姐姐那柔滑诱人的丝袜玉足。欲望控制了我的行动,我扭动着
身体甩动小弟弟,用小弟弟去摩擦姐姐的玉足。

  「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姐姐感叹道,我的小弟弟挺立着几乎和姐姐的玉足
一般高,姐姐的脚趾微微一按压就压在了我小弟弟的前端,刺激得我浑身一颤。
不过姐姐也就仅此而已,玉足就放在那里,就是不踩下来。

  「姐姐……!受不了了,求求你了,踩下来吧!」

  「凭什么?就凭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要满足你?」姐姐突然把抵住我子孙袋
的脚也挪开了,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见姐姐这样说我既然无言以对,也就在这个时候,姐姐朝我头部走来,一
双修长的美腿走到了我的脑袋边,抬起玉足紧绷脚尖用脚趾不停的轻抚着我的嘴
唇,柔滑的丝袜从我的脸上滑动着。

  我悄悄地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姐姐的玉足,姐姐敏感的收回玉足,俏脸布满
寒霜,可我的嘴里满是姐姐玉足的味道。

  突然她冰冷的表情消散开来,笑脸如花的放肆笑着姐姐一边说着那被丝袜包
裹着的美腿缓缓的挪动到了我小弟弟上,坚硬的膝盖直接把我小弟弟按在了肚皮
上,缓缓的摩擦着。

  「姐……!」

  又是没等我说完,姐姐双手撑着我的胸口就站了起来,叉开双腿直接一屁股
就坐在了我的肚子上,背对着我说道:「好好享受吧,你看看你的小弟弟都被我
玩了十多年了,还是没玩烂,还越玩越大了。」

  说话间我就觉得小弟弟被柔滑的东西包裹起来了,那是姐姐用双脚把我小弟
弟夹在足弓中间,用力的上下蠕动着。

  我强忍着姐姐玉足摩擦我小弟弟时那股酥麻全身的感觉,用手把姐姐那撑着
的手握着,用力一带,姐姐一声惊呼后仰面躺在我身上,我赶紧对姐姐说道:
「姐……!真是是受不了了,姐姐的玉足太诱人了,把我小弟弟里的精华榨出来
吧!」

  「你想好了?看我不把你榨干!」话音刚落,姐姐就转身坐在了我对面,双
手撑着床,膝盖微曲,玉足的足弓部分将我的小弟弟死死地夹着,玉足相互摩擦
着揉搓着我的小弟弟,不一会我的小弟弟就有了快喷精华的冲动,我带着哀求的
眼神看着姐姐,可她却不理不睬,玉足依旧摩擦着我的小弟弟。那种快感不是忍
就能忍住的,我已经到达了极限,身体不自觉的抽动着。

  「姐姐,快点,求求你了!」我也扭动着身体配合着姐姐玉足的动作,我那
个感觉得到一股热流就在小弟弟里即将喷涌而出,也就在这个时候,姐姐那充满
诱惑的美脚将我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前脚掌刚刚好踩住我小弟弟的前端,顽
皮而灵活的脚趾此时正在不断的轻微扭动着,整个足弓将我的小弟弟死死的踩住,
脚跟刚刚好踩在我的子孙袋和小弟弟接触的部分。

  「想好了吗?我可是要把你小弟弟里的精华榨干啊!」姐姐的整个美脚就这
样将我的小弟弟踩住,我的尿道也刚刚好被她那灵活的脚趾死死按住,她脚上那
黑色丝袜的致命诱惑在她脚的不断运动中慢慢地传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突然,姐姐的前脚掌就像是踩刹车一样狠狠地把我小弟弟踩到肚子上,然后
脚后跟踩到我子孙袋的根部,再分开脚趾按压着我的尿道,翘起玉足,顺着我的
尿道朝后一带,柔滑的玉足带着我的小弟弟一直到我小弟弟的根部。把我的精华
死死地压着。

  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抱着姐姐的玉足,用力的摇晃着,用姐姐的脚摩擦我
的小弟弟,大幅度的晃动着,精华直接对着姐姐的脚心就喷了出来,我都能够感
觉到一股强大的水流喷出的感觉,姐姐的玉足被我那股强烈的精华喷的扭动了几
下。

  「真是厉害啊!居然能够喷这么多东西出来,看来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了!」
姐姐由衷的感叹道,我则是像条死狗一样的瘫软着,喷精华的快感直冲头颅,我
的身体还在颤抖。

  对于别人称赞小弟弟强大总是一种很自豪的事,于是我看着姐姐说道:「那
姐姐就多踩几脚吧,我还可以喷的。」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姐姐此时笑得就像是一个奸计得逞的狐狸精一
般。姐姐那柔滑的丝袜上已经沾满了我的精华,一大滩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玉
足的底部显得很显眼,姐姐用脚底踩在我已经疲软的小弟弟的前端,带着我精华
的丝袜踩在小弟弟上更新诱惑。

  「看我踩烂你小弟弟,把它榨干!」姐姐的整个脚掌就像是一根大的按摩棒
一样不断的抖动着,堪称绝美的带着弧度的脚跟在丝袜的包裹下不断的碾着我的
子孙袋,仿佛要将里面的蛋碾碎一般。

  在姐姐的一碾一踩间我的小弟弟不断的散发着热量,姐姐脚上的力道已经很
大了,她先是用前脚掌将我的小弟弟踩到肚子是,死死的踩住,然后扭动足弓,
用足弓的弧度不断摩擦着我那早就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最后才是用足跟狠狠地碾
一下我的子孙袋。

  「啊……!」伴随着我舒服的呻吟,又是一股精华在姐姐的脚下喷了出来。

  姐姐越玩越有劲,干脆站了起来,直接一脚把我小弟弟踩在自己脚下,踮起
脚尖狠狠地踩着,那感觉就很痛了,我惨叫着双手把姐姐的美腿抱着,哀求她饶
了我。

  「放开!要不然一会我去换双高跟鞋来踩,让你回忆一下当时差点被我用高
跟鞋阉掉的感觉!」我知道这个时候的姐姐是不能惹的,连忙放开她的腿,姐姐
很满意的笑了笑,脚下的动作更加用力。

  我的小弟弟直接被姐姐踩进了床里,姐姐残忍的扭动着脚踝,两相用力下我
又喷了一股精华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沁湿了床单,可姐姐还是不准备放过我,放
肆的笑着说道:「今天就满足你,看我怎么用脚把你的精华榨干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